广告位
首页 财经 餐饮成疫情“重灾区”:眉州东坡损失7000万;有公司90%人员不愿返工

餐饮成疫情“重灾区”:眉州东坡损失7000万;有公司90%人员不愿返工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国际社会对中国战胜疫情充满信心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国际社会对中国战胜疫情充满信心

【编者按】2020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肺炎,蔓延全国。它打乱了国人的生活节奏,进而冲击了正常的经济秩序。

餐饮、零售、影视、旅游等产业从业者,都在疫情之下停下脚步。

餐饮品牌西贝董事长贾国龙的“2万员工待业,贷款只能发3个月工资”的说法,把自己的困境传递给外界。

广东餐饮协会的问卷调研报告更直言,客流、现金流严重不足的困境如无法得到及时缓解,餐饮业将在1-2月内引发闭店潮。

酒店住宿业也“危在旦夕”。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发公开信,假如疫情持续6个月,各类门店仅人工成本就36亿,“加盟商和我们合起来都负担不起”。

影视行业也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冷清春节档,影片撤档,影院停业,比照往年数据,2020年电影市场开年的损失在130亿左右。

寄希望于返乡置业行情的房企,原有计划也纷纷落空。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从1月下旬开始,大部分开发商的成交量相比往年春节期间暴跌了95%。

大企业尚且如此,小企业何堪? 往更广的行业范围看,我国中小企业占全国企业总数的95%,吸纳就业人数占城镇就业人口的80%。

面对这场全国范围内的疫情,风险抵御能力本就不高的中小企业受冲击最为严重。资金链、市场订单、员工成本等难题,考验着企业的经营者们。

为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政府也开始出台各类扶持政策。延迟社保缴纳、减免房租、提供优惠信贷支持……,从中央到地方,群策群力,助力企业渡过难关。

北大国发院教授陈春花认为,防控疫情同时,要打一场防控中小企业倒闭的战争,不仅要依靠政府的支持,还要企业奋力自救。

“餐饮是集中度较低的行业,中国餐饮百强的销售额只占到整个餐饮行业的个位数,中小企业的数量非常庞大。”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常务副秘书长王洪涛对搜狐财经表示。“春节前后一个月预计损失7-8亿元,现金流只能撑3个月。”近日,知名餐饮连锁——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率先发出求救。

搜狐财经多方了解获悉,目前,大部分餐厅处于闭店状态,而行业平均人工成本占30%以上,房租大概占10%。这两项成本成为压在餐饮人身上的大山。“员工在待业,账上没有现金流,还要支付成本,确实比较难。” 王洪涛说道。

对数以万计的中小餐饮企业主来说,如果疫情持续下去,他们的至暗时刻就要到来。

预期“破纪录”,7天实际损失1700万

成立于1996年的眉州东坡比西贝的历史还要再长个5年,算得上餐饮业的老兵。

搜狐财经从眉州东坡获悉,公司现金流最多也撑不过半年。

眉州东坡以做家宴为主,春节的客流恰好是一年中的顶峰。“我们年前说,新年一定要‘破记录’,收入至少比去年增长20%以上,也都做好了准备,谁知道光退餐就退了1700万。”眉州东坡的总裁梁棣有些无奈。

展开全文

餐饮成疫情“重灾区”:眉州东坡损失7000万;有公司90%人员不愿返工

梁棣告诉搜狐财经,20%增长的预期本来是一定可以达到的,所有的食材、员工也都是按照这样配备的。直到疫情爆发,21号开始陆续退餐,直到1月底,一共退餐11144桌,大约是1700万。加上其他成本,截至正月初七一共损失在7000万左右。

疫情还在持续爆发,现在还无法预测它还将带来多少麻烦。可计算的固定成本中,眉州东坡每月的店面租金、员工工资、宿舍以及消毒设备约6450万。

韩桐是北京家常菜局气的创始人。作为区域餐饮,局气在北京颇具名气。往年春节同期也有800多万的营业额。

春节之前,局气像往年一样,准备了200多万的食材。

餐饮成疫情“重灾区”:眉州东坡损失7000万;有公司90%人员不愿返工

随着疫情蔓延,局气各门店从初一开始陆续停业。韩桐称,目前只保留了几家门店的外卖业务,基本没什么收入,固定支出大概1000万/月。

谈及恢复营业,韩桐表示,2月底可能陆续开放1-2家门店,但要整体完全恢复到正常,按照SARS的经验来看,估计要等到5月份,现金流上做好了撑三个月的准备。

“一定要撑过这三个月。”韩桐说。

“90%的员工不愿意返回上班”

处于疫情中心的仟吉在武汉是人尽皆知的烘焙企业,当地人几乎每天都会光顾。武汉封城当天,仟吉关闭了三分之一的门店。

董事长陆伟本打算继续经营剩下的店,努力维持运转,“扛到1月28日实在没办法了,武汉184家全部闭店”。

若疫情持续至2月底,全国营业额直接损失将超过1.2亿,存货、人工损失达7500万。若还继续发展下去,仟吉的现金流最迟将在3月出现危机。

“我们大概3000名员工被困武汉,每天接收四面八方传来的坏消息,楼下时常有救护车的声音、哭喊的声音,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一片死寂。”

五年前,荣曜加入餐饮行业大军,成立了快餐品牌“西粉堂”,在北京共有7家门店。他没有亲历过非典,春节期间也没有营业计划,但对此次疫情带来的损失,荣曜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成本方面虽然不比大企业,但也有近百万。而最让荣曜头疼的是员工返岗的困难。

餐饮成疫情“重灾区”:眉州东坡损失7000万;有公司90%人员不愿返工

荣曜说,他们大多数员工来自农村,很多村子都被封了,想出村得找村长或托关系。而且就算成功出村,火车航班随时可能取消,地方车站也有专人劝阻不要回京。恐慌之下,所有员工的心态都受到了影响,90%的员工都不愿返京。

最终,荣曜决定先集中力量开两家门店。“2月3日第一天开业,基本上没生意,是正常工作日生意量的10%。这样下去,我们可撑不过两个月。”

恒大研究院发布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中指出,本次疫情影响下,整个餐饮业7天内损失高达5000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1000万家餐饮业企业,其中个体工商户占比超过95%。

比起餐饮连锁企业,个体餐饮者的抗风险能力更弱。

张洋是某高校内奶茶店的老板。1月27日,教育部下发了关于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张洋奶茶店所在的高校迅速响应,开学时间另行通知。

“原计划二月能有3-4万的营业额,现在一分都没了,三月还不好说,店里的存货时间长了也用不成了。”张洋对小店的经营表示担忧。

“我们去年刚买了房,手里没有多余存款,家里老二还小,奶粉、尿不湿开销不少,一家四口大概每天一百块维持基本生活。”张洋全家并无其他经济收入,“要是一直不能营业,就得先借钱花了。”

边“自救”边“救人”

从业者对搜狐财经反复提到,现金流对他们来说是一把双刃剑:餐饮业的现金流很快,不会有压账的时间,有及时的收入流水来付固定成本;但同时一旦停止了现金流,行业立马就会有所反应。

“对一般的中小餐饮来说,现金流断掉后,生存周期也就是一到两个月。” 荣曜说道。

而春节前又正好是给所有供应商结款、给员工发年终奖、举办年会之际。后两者本就是额外的一些支出,因此春节前一般都是现金流最少的时候。

生死存亡之际,各家纷纷从提高外卖业务占比、贩卖食材等方面入手,展开一场全行业的“自救”行动。

年夜饭被退单后,大量食材囤积,眉州东坡干脆做起“菜站”。除了处理年前积压的食材外,还利用四川供应链资源,向所在社区各家庭提供来自四川的瓜果、蔬菜、半成品等平价食物。

餐饮成疫情“重灾区”:眉州东坡损失7000万;有公司90%人员不愿返工

“1 月 26 日我们启动平价菜站,北京各门店每天提供约300 公斤的食材。4号不是立春吗?我们还推出了春饼套餐。” 董事长梁棣还积极更新菜单,“这也是自救的一部分。”

此外,将精力转向外卖,争取多一些流水,也是不少商家选择的另一条自救措施。

但据多位餐饮老板反映,外卖并不会对整个现金流的扭转有太大帮助。

局气老板韩桐说,局气目前只开放了外卖业务,“大家现在对外卖也还是有顾虑,包括前两天还曝出来确诊的外卖小哥。外卖只能是降低损失,但是对活下去来说没什么意义,餐饮企业目前其实很难能破局。”

“我们以前一个店一天卖10万,外卖占25%也能赚25000元。就算现在占比提高到61%,但每天也就卖个万八千,这也才6100块钱。它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眉州东坡董事长梁棣说。

门店整体凋敝,外卖难以支撑。“严冬来了,还是得节约一些,好扛过去。”快餐品牌“西粉堂”创始人荣曜,建议了一些餐饮店控制成本的方法。

比如,“原本一个门店10几个工作人员,现在砍到只剩五个人。这样可以通过精简人员减少人工开支。租金方面,去跟房东去谈,看能不能免一部分或者推迟付租金的时间。”

“另外老板要告诉员工,注意节约。比如现在店里基本没有生意,就只留一组灯,其他的灯关闭。”荣曜说。

除积极自救外,困难之中的部分餐饮企业,还分别成立抗灾小组,希望为社会做一些贡献。

梁棣表示,眉州东坡在武汉和黄冈的门店早就已经没有做生意了,只是承担为医护人员免费送餐的任务,并将其称之为战地食堂,每日送餐约300份。

关掉门店后,仟吉让工厂专门生产面包捐赠给武汉医院,截至5日,累计捐出14万份面包,覆盖武汉大大小小的医院和卫生所,包括随街派送值班民警和交警等,折算金额超170万。

餐饮成疫情“重灾区”:眉州东坡损失7000万;有公司90%人员不愿返工

“在生存都困难的当下,面包不是刚需,只是用这些东西给武汉和武汉人一些希望。”陆伟说道,“每天有几十台私家车在我们工厂外集结,志愿者免费配送,这让我们热泪盈眶,感觉这是一场全武汉各界联合起来的大型自救,很壮烈,也很残酷。”

在北京,韩桐和荣曜也筹划着为当地定点医院做些贡献,包括免费为一线送餐、每卖出一份饭向疫区捐赠x元钱等形式,具体还要看未来1-2个月的情况。

“我们没有太多现金流,所以不可能像大企业那样一夜之间捐很多钱。但是会通过自己的方式给这个社会做些贡献。”荣曜表示。

“现在不能去跟政府哭穷”

回溯非典时期,餐饮门店关门率达70%,北京餐饮业零售额3年来首次下降,经营业绩普遍比2002年同期下滑50~80%。

梁棣回忆非典时的经营情况:“当时也是大面积停业,但那时我们门店很少,整个行业体积也不大,一条街只有我们一家店,恢复得还挺快的,疫情结束后有短暂的爆发性增长。”

“但2003年时餐饮行业整体情况较好,整体来看影响有限。第二季度非典暴发期时,餐饮业增加值增速同比降至7.4%,第三季度回升至16.9%。”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常务副秘书长王洪涛表示,“但近年来餐饮业增幅逐年下滑,2018年的增幅已跌至7.7%,2019年增幅9.1%,所以这次还是会有一些不同。”

韩桐告诉搜狐财经,疫情结束后大概会有个30%-50%的增长,但对企业来说,接待量是有限的,要拿所谓30%的增长去弥补100%的亏损,“肯定是补不回来的。”

“所谓报复性消费肯定会有,但对快餐来说没有太大影响。”做快餐连锁的荣曜说道。

梁棣也称,感觉这次有些不一样:“全国各行各业都受到波及,恢复起来可能不会那么快,时间上会更久一点。”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3日发布消息称,据其统计,当地春节期间30%的餐饮企业营收同比下降五成以上,其中30%的企业收入几乎为零。参与调查的正餐企业中,平均每家宴席收入减少约128万元;其中有50%的企业预计在第一季度适度裁员,21.45%的企业预计大幅度裁员。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曾公开建议,相关部门应考虑采取一些措施缓解中小企业的困境,比如大规模地减免税收,甚至为部分企业提供一次性的补贴。

提到寻求政府和社会帮助,几位餐饮从业者纷纷表示,现在各行都很难,政策层面已经给了中小企业一些银行贷款和融资渠道,自己也要做好内功、抗住困难,不想给社会添太多麻烦。

“我觉得没法去哭穷,因为这是整个市场的事儿,这个时候大家都难,作为企业来讲,我们除了自救,也别给国家添麻烦。”韩桐有些不好意思。

“活下去,才有希望。”这是餐饮人近期最常说的一句话。(文/顾梓仝)

(应受访者要求,荣曜、张洋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