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财经 美团2019盈利,后流量时代的瓶颈与野望

美团2019盈利,后流量时代的瓶颈与野望

出品 | 搜狐科技作者 | 黄阳编辑 | 王一粟3月30日,美团点评公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公司全年收入同比增长49.5%达975亿元,全年总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2.3%至6821亿元,经营溢利由2018年的负111亿,转为正27亿元。

美团2019盈利,后流量时代的瓶颈与野望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黄阳

编辑 | 王一粟

3月30日,美团点评公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公司全年收入同比增长49.5%达975亿元,全年总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2.3%至6821亿元,经营溢利由2018年的负111亿,转为正27亿元。

这是美团上市之后首份年报,在去年市值跻身互联网公司前三后,美团的一举一动均受外界关注,2019年年度财报显示,美团扭亏为盈,但在C端流量见顶,相较于去年29.3%的增长,今年美团交易用户数同比仅增长12.5%,而给出了供给侧数字化,布局B端的成绩单,这是美团后流量时代的野望。

外卖毛利率提升 酒旅仍是毛利主力

美团财报将业务分为三部分,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及其他。2019年,美团三块业务交易金额均实现了正增长。其中,餐饮外卖交易金额3927亿,同比增长38.9%;到店、酒店及旅游交易金额2221亿,同比增长24.6%;新业务及其它交易金额673亿,同比增长20.3%。

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毛利增长94.2%至人民币102亿元,毛利率由13.8%同比上升至18.7%。对于餐饮外卖业务的增长,美团财报中从消费者端、商家端、配送端给出了业务实现增长的原因。

消费者端,2019年低线城市是美团用户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且大多数新用户来自三线以下城市,此外,老用户购买拼刺增高,以及用户在非高峰时段,消费早餐、下午茶、宵夜等,成为需求增长点。

商家端,美团在2019年优化了综合解决方案,包括在线营销、生产、运营数字化等,例如菜品推荐信息流让商家有更多机会通过展示爆款菜式吸引新消费者,也带来了餐饮外卖业务的在线营销收入同比增长118.6%。

配送端,美团在2019年开始加强了在非高峰时段、极端天气状况及假日的配送服务细分及配送网络调动能力,在第三和第四季度实现了降低单均配送成本。

展开全文

美团2019盈利,后流量时代的瓶颈与野望

尽管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的收入仅为餐饮外卖总收入的40%,为222.8亿,但到店、酒店及旅游的毛利达197.5亿,为餐饮外卖的190%,几乎是其两倍。对比毛利率仅有18.7%的餐饮外卖,毛利率88.6%的酒旅业务,成为美团盈利的最大功臣。

2019年,美团全年的国内酒店间夜量则同比增长 38.2%至3.92亿间。到店、酒店及旅游交易金额2221亿,同比增长24.6%。

美团2019盈利,后流量时代的瓶颈与野望

美团主营业务的增长,离不开C端用户的持续增加,但增速已经明显放缓。在2019年,美团交易用户数目达4.5亿,同比增长12.5%,活跃商家数目同比增长7.1%,达0.6亿;主营业务方面,餐饮外卖交易笔数同比增长36.4%至87.2亿笔,国内酒店间夜量同比增长38.2%至3.9亿间。

供给侧数字化

美团CEO王兴在财报发布后特别提到了供给侧数字化:“新十年的特殊开端,我们将通过科技创新加快推进生活服务业供给侧数字化,为生态体系中的所有参与者创造更长远的价值,和大家一起共创美好生活。”

2019年是美团高调布局B端的一年,2019年初美团宣布将投入110亿元助力商户升级,到了年底,2019年12月,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提出,2019年是外卖产业重心从需求向供给迁移的第一年,未来5年,外卖产业发展重心将由需求侧转向供给侧。

美团2019盈利,后流量时代的瓶颈与野望

美团B端的收入已实现增长,2018年,美团在收入方面,佣金、在线营销服务、其他服务及销售的占比分别为72.1%、14.4%、13.5%,而到了2019年,这三者的比例变成67.2%、16.2%、16.6%,在线营销服务和其它服务及销售占比提升,此外,这两者的收入金额增长均超过50%。

财报显示,美团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由2018年的94亿增长68.9%至2019年的158亿,主要由于在线营销活跃商家数量及每名在线营销活跃商家平均收入增长;其它业务及销售收入由2018年的88亿增长83.2%至2019年的162亿,主要由于B2B餐饮供应链服务、小额贷款业务、食杂零售业务、共享单车服务及网约车服务的收入增长。

早在2016年,美团在B端的布局就悄然开始。首先是美团的to B业务——快驴物流和美团小白盒已经低调上线。2019年伊始,美团突然高调起来,宣布将投入110亿元助力商户升级,并针对商家推出“美团配送”和“美团大学”。

起初美团的B端打法简单直接,那便是“价格战”。2016年,曾有报道称,美团快驴推出的餐盒价格几乎为市场价格一半,而美团小白盒带动了整个餐饮SaaS降低价格,原先万元的设备在当时降到了一两千。

美团成立于2010年,十年来,从团购到外卖,再到以“吃”为中心多业务发展,美团从C端积累了大量用户,并凭借规模效应,成为商家端的“规则制定者”,供给端数字化改革上,美团已拥有先天优势。

然而,重心朝B端转移也给美团带来商户的排斥风险,近期美团在疫情中将佣金提升至20%,引来一片抱怨与质疑。如何在佣金和在线营销费用上得到商户的认可,并营造良性的互利共赢局面,是美团供给端数字化改革首要挑战。

财报中,美团提出,预估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因疫情承压,或再次陷入亏损,未来几个季度的经营业绩亦会受到不利影响。

寒冬之下,饮鸩止渴不可取,抱团取暖才是上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