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财经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作者 | 猫叔“暴风科技是我15年301元买入的,当年想我错过了腾讯阿里东方财富,就一定不能错过暴风,结果现在跌到了2.6元……”暴风集团股吧里,不少股民这样诉苦。

作者 | 猫叔

“暴风科技是我15年301元买入的,当年想我错过了腾讯阿里东方财富,就一定不能错过暴风,结果现在跌到了2.6元……”暴风集团股吧里,不少股民这样诉苦。

听着像一则笑话,但却是真切的事实。

谁能想到,当年市值高达400亿、曾创下36个涨停神话的暴风集团,如今市值剩下8.3亿,欠债4.7亿,总裁冯鑫入狱,高管全部离职,公司仅剩10余人,工资发不出,甚至连2019年业绩预告和业绩快报的编制工作都无法正常进行。

如今的暴风集团,已经命悬一线,凭借自身业务已经没有可能走出困境。

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不出两月,将面临“暂停上市”甚至退市风险。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暴风迎来“临终时刻”

事实上,从2019年8月30日开始,暴风集团就开始了每五个交易日发布一次的《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

如今,《公告》发了几个月,主营业务基本停滞,经营情况未见起色,情况反而越来越糟。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展开全文

暴风集团面临着多重退市风险,“暂停上市”似乎已经不可避免:

1、公司现有员工无法承担2019年业绩预告的编制工作,若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则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2、即便按要求披露业绩,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仍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网视互联(ID:wxs360)了解到,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的资产总额为3.6亿,负债总额为10.2亿元。更何况,最近又多了4.7亿的债务。即便披露业绩,2019年末净资产为负也基本板上钉钉。

3、暴风正在被北京证监局责令整改,如果经调整后2018年末、2019年末连续两年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依然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即便是这样糟糕的情况,一般来说,上市公司还可以通过“重大资产重组”,申请停牌,换取一定的喘息时间,并想方设法开展“保壳”运动。

但遗憾的是,因为“冯鑫事件”,暴风正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近十二个月内不得发行证券,更不能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不符合“重大资产重组”的条件。

也就是说,不管披露不披露2019 年业绩预告,暴风都将面临着暂停上市的风险。

当然,“暂停上市”也并不意味着无力回天、再无机会,如果有大佬愿意出手保壳,也未可知。

毕竟,“壳资源”向来是备受争抢的稀缺资源,而暴风其实并没有欠太多债。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成于VR伪风口,败于暴风TV烧钱

2018年,冯鑫曾这样评价乐视,“回过头来看乐视,如果乐视在2015年没有在别的事情上乱花钱,专心做电视,而不要搞汽车,也别做手机,大伙觉得这是一家很棒的公司。”

如今2020年,回过头来看冯鑫和他的暴风集团,其实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上市后不久,暴风科技确立了全球“DT大娱乐”战略,即在发展原有互联网视频业务的基础上,开始尝试虚拟现实(VR)、智能家庭娱乐硬件、在线互动直播、影视文化。同时,还要布局O2O、云视频、互联网游戏研发和发行、影视等业务,野心勃勃,想要成为互联网综合性娱乐企业。

而暴风能成为“妖股”,其中“VR”概念起了很大的作用。暴风魔镜的第一代产品于2014年9月推出,比谷歌的Cardboard只晚三个月,但其材质和性能却比Cardboard强。

彼时的VR,完全就是一个“风口级”产业的模样,仿佛谁能发明VR界的iPhone,谁就能成为下一个乔布斯。而按照官方宣传,“暴风魔镜是国内乃至全球投入最大的VR公司”,冯鑫无疑就是那个最有可能成为VR界乔布斯的种子选手。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VR概念的火爆,带来了暴风股价的疯涨。此后短短两年内,暴风魔镜的硬件产品更迭了五代。虽然迭代频繁,但却并没有质的飞跃。

但随着“VR泡沫”的破灭,暴风市值也急转直下。到2016年10月,暴风魔镜被曝出裁员新闻,据报道,团队规模从500多人裁减到300人,办公室空了一半。

曾经的风口级行业,风还没刮就突然停了,把野心勃勃冲进去的暴风魔镜晾在了空中。

随着VR概念的迅速退潮,以及核心产品“暴风影音”的日落西山,暴风集团转型势在必行,但涉足强敌环伺的领域,盲目多元化,或许就是暴风倒下最大的原因。

PC、手机、VR、TV四大业务的全线布局,而且跟乐视一样发力暴风TV电视硬件,并扬言要跟小米电视正面交锋,野心不小,但实力不足,持续不断地烧钱,电视越卖越亏,最终的遭遇也跟乐视有着惊人的相似。

明明有贾跃亭的前车之鉴,冯鑫却还是带着暴风集团重蹈覆辙,令人唏嘘。

悲哀的是,冯鑫是真的把VR当成了风口,而不是伪风口,所以才元气大伤。

当年备受争议中,冯鑫曾经高调放话,“即使暴风死了,我也会做这件事。”

可惜现在,VR没做成,暴风却真的快死了。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未能全身而退的“冯鑫”

至今,暴风集团仍发布公告称,除冯鑫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

而没有辞职的冯鑫,早在去年9月16日就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捕。

也就是说,如今的暴风集团,基本上处于无人管理的尴尬境地。

事实上,自从冯鑫被捕后,暴风集团就每况愈下,刚开始还在拼命挣扎,考虑加快产品结构化调整,增加新业务,推出明确差异化策略,增加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

但是,随着情况的恶化,高管纷纷出走,直到现在公司仅剩10余人,而且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2月7日,因拖欠机房服务器托管费用,合作方终止提供服务,导致暴风网站和手机客户端均无法打开。

2月10日,暴风火速跟风行在线签订协议,将暴风影音APP、PC客户端的广告系统运营权交由竞争对手“风行在线”排他代运营,合作期15个月。而风行在线仅需一次性支付给暴风集团人民币100万元,并承诺协议签署后每月“分成”不少于20万元收益分成。

也就是,暴风集团用100万的预付款400万的价格,就把主营业务未来15个月的运营权卖给了风行在线,何其廉价,却又何其无奈。

纵观暴风上市后的几次战略变化,从暴风TV到暴风魔镜,再到暴风秀场、暴风影业和暴风体育,看似踩着风口,却都无疾而终。

从巅峰到低谷,从市值400亿到8.3亿,暴风只用了短短5年。

几年前,冯鑫在发布会上意气风发,大谈暴风影音的“信息流、小视频”,畅想暴风魔镜的“VR-2020后见”。那时候的他肯定没想到,自己和暴风竟然没能熬过2020年。

暴风的“临终时刻”:从400亿市值到发不出工资

在冯鑫出事后,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在其朋友圈感慨:“看到冯鑫出事心里非常难受。暴风影音免费服务过无数用户,冯鑫也成就过很多人,让很多机构和股东都赚钱过。其实一家公司能上市,最苦一定是创始人,看起来风光,却承受最多挑战和艰辛,投资人都可以套现,创始人必须坚持到最后,而且结果还不一定好。”

确实,在暴风的这场资本游戏中,投资人、高管都赚得盆满钵满,并且全身而退,只有冯鑫这位创始人,身陷囹圄,颇为凄惨。

冯鑫或许不是一位很好的创业者、CEO,但不能否认他是一位真正做事情的人。但是在国内以成败论英雄的创业环境里,失败的烙印已经烙在了冯鑫身上,贾跃亭还能在美国造车,冯鑫却只能在牢里蹉跎。

冯鑫出事后,高管团队作鸟兽散,再也没人能或者愿意尝试去拯救暴风,甚至都没几个人站出来为冯鑫说几句公道话。

在经营暴风的过程中,冯鑫有很多次机会将暴风出手,拿着钱功成身退,即便在上市的这几年,冯鑫也完全可以套现离场,但是直到被捕的那一刻,他手中的股票,都没有抛售。

蔡文胜曾经送给冯鑫一句话:“凡是你担心的事儿,一定会发生。”冯鑫说这句话对他帮助很大,“后来我试试,他妈的,真是灵!”

如今的暴风集团,员工薪酬支付困难,现金流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奄奄一息,濒临退市。

不知道狱中的冯鑫,是否曾经担心过暴风有一天会沦落到如此境地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