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财经 杨永恒:中国人平均有8年生活在不健康状况,应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健康养老服务

杨永恒:中国人平均有8年生活在不健康状况,应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健康养老服务

出品 | 搜狐智库编辑 | 郑青春4月25日,由搜狐财经和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干部教育中心合作播出的“2020干部培训公益年计划”系列课程第五期开讲,本期主讲嘉宾是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清华大学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永恒教授。

杨永恒:中国人平均有8年生活在不健康状况,应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健康养老服务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郑青春

4月25日,由搜狐财经和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干部教育中心合作播出的“2020干部培训公益年计划”系列课程第五期开讲,本期主讲嘉宾是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清华大学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永恒教授。

杨永恒表示,随着中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并开启迈向高收入国家的进程,居民消费需求将不断释放,再加上我国巨大人口规模以及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必将带动服务消费进入新一轮快速增长阶段,成为扩大内需、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抓手。

“从供给侧角度来讲,要大力发展教育、医疗、文化、旅游、体育、养老等领域,不断匹配人民群众丰富多样且不断变化升级的需求。在下一个发展阶段,消费扩容提档升级,对供给侧及相应的投资建设提出更高要求。”

杨永恒指出,有效投资应该是供需有效对接的投资、有效率的投资和赋能长远发展的投资,扩大有效投资要“软硬并重、新旧并举、政企协同、注重长效”。他指出,扩大有效投资应该重点关注以下几个领域:

第一,民生服务领域。从中国HDI指数的变化来看,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发展速度明显快于教育和健康的速度,说明经济增长的收益还没有完全转化为教育、健康等社会领域的收益。

在教育方面,2017年,我国预受教育年限大约为14年,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发达国家大概都在16年以上。下一步,能否实现公共教育体系“向前延伸”到学前教育,解决适龄儿童“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向后延伸”到高中教育和职业教育,不断提升公民的职业技能和就业能力,增加居民通过就业改善自身发展境遇的机会。或者考虑全面普及12年义务教育。投资于教育,就是投资于未来,能够快速提升国民人力资本积累,这对于中国未来长期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健康方面,2017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是76.7岁,而人均健康预期寿命是68.7岁,中间的差距大概是8岁。这意味着每个人平均有8年时间,是生存在不健康甚至卧病在床的状况下的。人均健康预期寿命是一个人在完全健康状态下生存的平均年数,更能反映老龄化社会的人民健康水平。建议未来将人均健康预期寿命作为重要的发展指标,通过投资建设以健康为中心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完善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体系,提高人的健康预期寿命。

展开全文

第二,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消费热点领域。这个领域的未来发展潜力非常大,也是居民实实在在的需求,而且这种需求也非常多样化。随着人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像健康养老、教育培训、文化旅游、体育健身、家政服务等方面的需求会越来越旺盛,而且呈现多层次、多样化、个性化的特点。

这些领域很多都是中高端的消费领域,也是存在严重供给短板的领域。可以通过引导市场主体参与,利用市场主体的创新优势和效率优势,扩大付费可得、价格合理、优质安全的多样化服务供给。例如,可以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健康养老服务,促进养老服务供给扩容、提质、升级,有效满足多样化、多层次的养老需求。

第三,传统基础设施领域。第一个板块是城市更新,包括老旧小区改造、城市设施升级等,具有非常大的市场空间。4月16号住建部一位副部长提到,2020年各地的计划改造城镇老旧小区大概是3.9万个,涉及700万户居民。还有一个数据显示,全国需要改造的老旧小区建筑面积60多亿平方米,如果按照每平米300元的改造投入,就是1.8万亿,如果分5年完成,每年大概投入3600亿,这是非常大的投资契机。

第二个板块就是城市安居工程,为新市民和低收入人群提供住房保障,这也是有现实需求且存在供给短板,而且是公平正义的应有之义。

第三个板块是基础设施补短板领域,包括生态环保、脱贫攻坚、交通能源、重大水利、农业农村、市政设施、城乡基层公共设施等。

最后是高质量城市化带来的投资需求,尤其是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建设是未来城市化的重点,促进城市群内城际交通、物流、市政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公共服务共建共享,需要很大的投入;此外城市管理的数字化改造和智能化升级,也是未来的发展重点。

第四,新型基础设施领域。按照国家发改委最近提出的划分方式,新型基础设施包括三大类。一是信息基础设施,比如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和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二是融合基础设施,指应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推动传统基础设施转型升级而形成的融合基础设施,比如,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智慧能源基础设施等;三是创新基础设施,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等。

超前部署新型基础设施领域,对于赋能中国未来高质量发展,意义非常重大。因此,要加快5G网络、人工智能、数据中心、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建设,实现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升级、智能化改造,扩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

扩大有效投资,如何更好地发挥政府和企业的积极作用?

杨永恒表示,首先,要尊重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因为企业具有创新活力强、产品贴近需求、运营效率高、市场反应敏捷等特点,是推动社会整体创新水平的根本动力。在新基建领域,引导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参与5G网络、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是实现新基建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第二,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政府要做好顶层设计,进行宏观引导,弥补市场失灵。在市场能够充分发挥作用的领域,就让市场去做。在公共投资领域,像公共服务扩容提档升级,传统基础设施补短板,疫情暴露出来的公共卫生设施、应急能力、物资储备体系等短板领域,基础设施中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领域(例如基础骨干网络的建设),需要政府来做好相应的投资安排。

政府可以采取一些措施,调动民间资本的积极性。比如可以向民营企业推荐一些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比较明确的项目,调动民营企业参与,让他们控股或者以PPP方式参与;要放开电力、电信、民航、铁路、石油、天然气、市政公用等传统垄断性行业的竞争性业务,支持民营企业以控股或参股的形式参与相关业务;引导市场主体参与健康养老、教育培训、文化娱乐、体育健身、旅游休闲等消费热点领域;在城市更新、老旧小区改造、城市安居工程等领域,也存在巨大的商业机会,民营资本也可以发挥作用。在竞争性领域,政府也可通过贴息、参股等间接投资方式参与,调动民间资本的积极性。

杨永恒表示,扩大有效投资,尤其是在热点消费领域、传统基础设施领域、新型基础设施领域,民间资本的参与是非常关键的,他们的积极性参与,对于扩大有效投资、提升投资效率,是十分重要的。调动民间资本的积极性,不仅仅是为了融资,更主要是增效。

“调动民间资本参与,一方面可以形成多元可持续的投融资体制机制,有助于解决公共投入不足,缓解供需矛盾;但更为重要的是,充分发挥企业的专业、技术、管理和创新优势,促进供需有效对接,提升投资效率,赋能长远发展。”杨永恒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