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财经 科思化学虽过会,九成收入依赖境外风险加大、环保问题仍警钟长鸣

科思化学虽过会,九成收入依赖境外风险加大、环保问题仍警钟长鸣

科思化学收入过度依赖海外,由此带来贸易摩擦和疫情冲击的双重风险,同时环保治理问题始终未能妥善解决

科思化学虽过会,九成收入依赖境外风险加大、环保问题仍警钟长鸣科思化学收入过度依赖海外,由此带来贸易摩擦和疫情冲击的双重风险,同时环保治理问题始终未能妥善解决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 | 刘雨辰

3月26日,科思化学成功过会,即将登陆创业板,计划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2,822万股,拟募集资金6.42亿元。

科思化学成立于2000年,注册地址位于南京,实际控制人为周久京、周旭明父子,合计控制发行人85.11%的股权。公司主要从事日用化学品原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防晒剂等化妆品活性成分、合成香料等,目前已经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化学防晒剂制造商之一,公司主要客户包括帝斯曼、宝洁、欧莱雅、默克、强生等大型跨国化妆品公司和专用化学品公司。

在《每日财报》看来,科思化学虽然已经获得IPO许可,但背后存在的问题依然需要警惕。

来自境外的双重风险

2016年-2019年上半年,科思股份实现营收6.09亿元、7.11亿元、9.72亿元和5.7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348.89万元、4278.35万元、8675.45万元、6786.04万元。除了2017年利润出现下滑以外,报告期内科思化学的业绩表现可圈可点,但如果将营收结构展开来看,还是存在不小的隐患,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对境外依赖太强,这和下游行业的格局以及属性有直接的关系。

《每日财报》注意到,公司生产的产品主要销售给化妆品和香料香精公司,而这些大公司基本都在境外。其中公司防晒剂等化妆品活性成分主要客户包括帝斯曼、拜尔斯道夫、宝洁、欧莱雅、默克、强生等大型跨国化妆品公司和专用化学品公司;合成香料主要客户包括奇华顿、芬美意、IFF、德之馨、高砂、曼氏、高露洁等全球知名香料香精公司和口腔护理品公司。

2016-2019年上半年,公司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5.57亿元、6.4亿元、8.63亿元、5.09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1.80%、90.72%、89.78%和89.81%,其中来自美国的收入占总收入的20%左右。除此之外,公司的境外客户结构也非常集中,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分别是帝斯曼(DSM)、德之馨(Symrise)、亚什兰(Ashland)、奇华顿(Givaudan)、上海禾稼贸易有限公司。

展开全文

其中,对第一大客户帝斯曼的销售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47.38%。2016-2019年上半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合并口径)合计销售额占当年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较高,分别为64.47%、61.54%、68.45% 和70.02%。由于中美贸易摩擦,科思股份的产品大部分品种在加征关税的清单内,公司业绩也面临较大的冲击,如何缓解这一风险是一个大难题。

除了因贸易摩擦带来的风险之外,疫情影响下全球经济的瘫痪也让公司今年的盈利遭受巨大的冲击。虽然目前国内的疫情已经基本结束,但西方各国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疫情之下海外客户的订单需求也会大幅减少甚至取消,一般来说,防晒类产品的销售旺季为春季和夏季,秋冬季为销售淡季。而作为化妆品生产商需要留下充足的时间来安排生产备货(通常提前一个季度),所以对于作为防晒剂供应商的科思股份而言,冬季和春季为销售旺季,根据以往的惯例,这个时间正是订单旺盛的时候,但却被“黑天鹅”事件打断。根据国际贸易规则,此次疫情适用于合同的免责协议,属不可抗力因素,如果产生损失则大多由外贸商来承担。

绕不开的环保问题

作为一家化工企业,生产过程中必然要产生污染,如果处理不当就会引发严重的后果。科思化学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在生产过程中要排放一定的废水、废气和固体废弃物,出现处理不当或设备故障时,仍面临环保污染问题。

2010年1月,南京江宁新济洲长江边曾发生起一件倾倒500桶化工“毒垃圾”案件。据相关媒体的报道,从现场偷排危化废弃物的情况看,500余桶“毒垃圾”中204桶属于科思化学,对此公司当时的负责人解释称是由于公司监管不力,才让少数人钻了空子,将一些化工残渣偷偷转运出去,这种解释明显就是避重就轻,本质上就是公司对于污染废物的处理不重视。

实际上,科思化学始终没能解决污染和危险废物的合规处理问题,最终酿成大祸,2017年的时候科思化学的安保科主任因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而被判刑。2017年7月,江苏泰州医药高新区法院公布的《张贵、孙敏儿等污染环境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科思化学全资子公司宿迁科思化学有限公司安全环保科主任尹平被法院判决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万元。根据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2014年4月,张贵通过朋友介绍认识时任宿迁杰科公司环保部门负责人尹平,而宿迁科思化学有限公司和宿迁杰科公司同属于南京科思工贸有限公司(科思化学的前身),其在公司一直担任两个公司的安全环保科主任,分管两个公司环保、危险废物的处置工作。张贵联系尹平购买该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红油”(精馏残渣)用作烧火油、防水材料等,尹平明知“红油”是危险废物且张贵无危险废物经营资质,仍擅自以每桶30元的价格分两次向张贵非法出售上述危险废物280桶左右,非法获利7000元。

除此之外,科思化学在各地的子公司中也有一部分先后被当地环保部门行政处罚,近几年国家政策对于污染问题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强,很多公司因环保检查不合规而关门整顿,如果科思化学继续存在上述行为,后续很可能也会面临同样的窘境。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finance/9052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