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财经 划清界限?刘强东自京东旗下50余家公司淡出 实控权未变

划清界限?刘强东自京东旗下50余家公司淡出 实控权未变

(原标题:刘强东自50余家公司淡出,对京东影响几何?) 4月2日,刘强东卸任京东系核心企业——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京东世纪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开信息显示,自2019年11月起,刘强东持续退出京东旗下各相关企业管理层。

(原标题:刘强东自50余家公司淡出,对京东影响几何?)

4月2日,刘强东卸任京东系核心企业——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京东世纪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开信息显示,自2019年11月起,刘强东持续退出京东旗下各相关企业管理层。

2018年9月,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卷入“性侵门”事件,京东受其所涉案件影响,一度出现业绩波动。2020年3月初,京东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业绩稳步提升。但与此对应的是,刘强东已经陆续从京东旗下约50家企业卸任或淡出。有观察人士表示,京东似乎开启了“去刘强东化”的发展路径。

4月5日,京东方面回应《财经》E法称,刘强东卸任是很正常的管理动作。有业内专家分析认为,刘强东的举动对京东的运营和既有商业模式并无实质影响,作为创始人的刘强东在股权和控制力方面并无变化,他推测,刘强东此举可能是为了消除相关案件对于京东的影响。

连续卸任企业法定代表人

本轮关于刘强东卸任京东法定代表人的关注,起始于他不再担任京东世纪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务。工商信息显示,4月2日,京东世纪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发生变更,由徐雷接替刘强东担任这三个职务。

公开信息显示,从2019年11月至今,刘强东已经卸任京东旗下约50家关联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财经》E法查询企业信息显示,京东旗下各关联企业中,规模较大且仍由刘强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仅剩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一家。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07年4月,注册资金9.2亿元。

其实,就互联网行业来说,是否由主要创始人担任法定代表人或董事长等重要职务,各家企业的安排各不相同。

比如,马云在阿里巴巴体系中已逐渐淡出。雷军目前仍担任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利东,作为字节跳动创始人的张一鸣未担任法定代表人,但他持有公司98.81%股份,仍是绝对的实际控制人。王兴未担任美团运营主体——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但持有公司95%的股份。

此次刘强东卸任京东核心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对于京东的发展运营及既有商业模式会不会产生影响?《财经》E法就此情况向京东发出采访函。4月5日,京东方面回应表示,这是很正常的管理动作。截至发稿时,京东未就其余问题做出回应。

实际控制权未变

刘强东卸任京东旗下关联企业已经不是首次。外界曾有解读认为,刘强东这一系列卸任,标志着京东开启了“去刘强东化”历程。但本次变更引发外界深入关注,源于京东世纪公司是京东商城的运营主体。京东对外公布的业绩数据显示,京东商城贡献了整个京东系90%以上的收入。

经过多年发展,目前京东的三大主要业务板块分别为京东商城、京东物流、京东数科。公开信息显示,刘强东已退出这三大业务板块的管理层。就已有的商业模式来说,京东当前的模式大致为以电商为核心,重点发展技术和金融。

零售是整个京东系的最核心板块,其现金流、海量数据及物流体系对于京东至关重要。公开的信息显示,京东商城内部组织架构在2018年年末进行了一轮调整,新成立平台运营业务部、拼购业务部,整合生鲜事业部,同时徐雷出任轮值CEO。

展开全文

2019年1月,京东又将京东商城升级为零售子集团,京东集团由京东零售、京东物流、京东数字科技三大子集团组成。对于京东未来发展,徐雷对外表示,过去15年,京东能够快速地成长,主要来自对用户体验的关注,以及在技术和业务模式上的不断创新,最终使成本和效率得到了优化,获得了消费者的信任。

陆续卸任京东旗下各关联企业,特别是核心企业法定代表人后,刘强东在京东体系中处于何种角色?2020年2月12日,作为在美上市企业的京东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一份文件披露,刘强东持有京东集团16.2%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投票权为79%;腾讯旗下的黄河投资为第一大股东,虽然拥有接近20%的股权,但投票权仅为4.5%。以此看来,刘强东仍然是牢牢掌握着京东的绝对控制权。

划清个人与公司界限?

2018年9月,时任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CEO的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卷入“性侵门”事件。由于京东在美国上市,外界一直关注刘强东个人出现的这一变故,是否会对京东的业绩产生影响。

“性侵门”事件发生后,京东先后发布声明表示,刘强东于2018年8月31日被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调查,随后即被释放,没有任何指控,也没有被要求保释。已经回到中国正常开展工作,京东日常运作不受影响。虽然案件属于刘强东个人行为,但在接下来的2018年9月,京东股价一直下跌,从9月4日到20日之间,跌幅接近20%。

2018年12月21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发布调查结果,决定对刘强东不予起诉。这意味着关于“性侵门”事件的刑事调查终结,刘强东无罪。京东随即发布声明表示,欢迎这一调查结论。

2019年4月16日,在美国检方作出不起诉决定四个月后,此前指控刘强东的涉事女子提起民事诉讼,将京东和刘强东皆列为被告,认为京东应当为刘强东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同时提出了5万美元赔偿要求。2020年1月28日,此案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民事法庭举行了第二次庭审,庭审的焦点是京东是否对刘强东的行为负有有连带责任。目前,这起民事诉讼仍在进行中。

在2019年中,京东的业绩并不差。2020年3月2日晚,京东公布的2019年年报披露,京东集团全年净收入为5769亿元人民币(约829亿美元),同比增长24.9%,其中,全年净服务收入为662亿元人民币(约95亿美元),同比增长44.1%。2019年全年京东的自由现金流增长至195亿元人民币(约28亿美元)。这份年报公布当日,京东股价涨幅12.44%,达43.3美元,总市值超过625.82亿美元。

随着架构调整和刘强东持续卸任京东旗下各企业法定代表人,京东零售板块迎来新掌门人,京东似乎已从刘强东个人变故中所带来的震荡中逐渐走出。

资深互联网平台研究人、《平台时代》作者方军表示,不由刘强东这样的企业灵魂人物担任法定代表人是一个正常的安排,从民法和公司法角度,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一旦遇有承担法律责任的事件,都要由法定代表人出面。无疑在一定程度上会分散精力和注意力,不利于企业发展。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资深公司法律师许红亮分析认为,从微观法律实务层面,即使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公司遇到相关诉讼败诉时,股东不承担法律责任。案件进入执行阶段时,会对法定代表人产生一些影响。例如因不履行判决,法定代表人会被列入失信黑名单,限制其出行、高消费等。这肯定对公司经营产生负面影响。

许红亮认为,刘强东卸任法定代表人,可以从三个层面观察。从公司控制权层面看,没有影响,刘强东仍然拥有绝对控制权。可以保持公司既有发展模式。从公司发展上看,可以认为刘强东在布局权力交接。作为创始人,刘强东不会一直年轻下去,安排接班人也属于正常动作。从公司品牌方面看,可以理解为京东也在安排创始人个人IP与公司品牌逐渐保持距离。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亦认为,此次刘强东卸任京东法定代表人对京东的影响不会特别大。他对《财经》E法表示,毕竟刘强东的股权和个人影响力仍在。之所以卸任法定代表人,可能源于就个人所涉及案件的负面影响与公司经营划出界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finance/9101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