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宏观 全球战疫丨疫情下美国经济将去往何方?

全球战疫丨疫情下美国经济将去往何方?

疫情严重冲击美国就业市场 第二季度经济面临严峻挑战

疫情严重冲击美国就业市场 第二季度经济面临严峻挑战

新冠肺炎在美国大流行后,美股多次熔断,经济势头急转直下,引发经济崩溃的恐慌。从疫情的蔓延形势看,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显然没有做好应对重大危机的准备,这既包括心理上的准备,也包括现实政策和物质储备上的准备。但美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远非其他经济体可比,美国因所谓“疏忽”导致的经济形势恶化不仅将给美国自身,也给世界带来巨大冲击。

不确定性: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最直接风险

美国经济是美国强大抑或衰落的基础。当前阶段,美国经济的确面临诸多风险,最大、也最直接的风险是不确定性。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政府政策落地的不确定性。新冠疫情在美扩散后,特朗普政府、国会、美联储相继推出三轮救市举措,总规模高达6万亿美元,约占美国年度GDP的 30%。上述6万亿美元的救市计划,其中2万亿美元由特朗普政府和国会推出的财政政策组成,另外4万亿由美联储货币政策构成,基本上覆盖了美国经济的方方面面。其中有对民众的直接补贴,如对符合收入标准的美国人每人发放1200美元的现金补助;提高失业保障,每周增加600美元,延长失业补助4个月;也有对中小企业的救助,如为小企业提供3490亿美元援助贷款,美联储将直接购买企业票据;为受损失严重的企业,如航空、邮轮公司,提供约5000亿美元援助贷款或贷款担保;有为抗击疫情的医疗系统的资金支持,如向医疗系统提供约1000亿美元援助;也有为地方政府提供约150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基金,还有对金融机构的流动性支持。

上述救市政策从内容上看,具有覆盖面广,力度大,持续时间长的特点。从规模上看,目前的救市政策力度已远超2008年金融危机时奥巴马政府出台的7870亿美元的救市规模。但上述救市政策如果不能落地,就是空中画饼。而市场是不相信空中画饼的,担忧和恐慌自然也无法纾解。

从目前救市措施落地的进展看,速度还是非常缓慢的。企业和民众迟迟接不到特朗普政府承诺的补贴补助。特朗普政府希望主要通过社区银行发放救助款,但隔离措施令社区银行业务线下开展严重受限,而社区银行的线上业务能力远不如大型银行发达。

有着强大线上业务能力的美国大银行却并不是落实救市政策的主渠道。截至4月4日,只有两家大型银行,美国银行和大通银行接受救助计划申请。其他大银行则表示不清楚救助细节,参加积极性不高。民众对此非常不满。

二是政策前景的不确定性。虽然国会传出会继续推出新刺激政策,如国会正在酝酿新一轮5000亿到1万亿美元的救市计划。但市场对政策空间是否存在仍然表示怀疑。

三是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新冠疫情爆发的影响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具有共同点,在病毒的规模、传染率、死亡率、并发风险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此外,由于不清楚何时能研制出抗病毒疫苗,并找到治疗药物,民众和市场难免担心病毒回潮的问题,在第一波疫情过去后,可能还有第二波、第三波再次来袭。

四是能否形成国际社会共同应对疫情的不确定性。2008年美国首先爆发严重次贷危机。危机持续发酵,最终演变成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但那时的美国通过G20机制,与他国联手,共克时艰。而面对新冠疫情,由于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优先”原则和政策实践已经严重削弱了国际合作的信心和机制,国际分工和产业链遭到割裂,很多国家都处于孤军奋战的状态。如果疫情继续在非洲等欠发达国家或地区爆发,没有国际社会共同抗疫行动,届时将有可能爆发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

上述诸多不确定性汇聚在一起,对企业投资生产和居民消费产生了强大的抑制作用。企业被迫推迟投资,因为他们难以预测供应链及市场需求变化情况。金融投资者担心新冠疫情给经济带来的未知风险,纷纷转投安全标的。国际资本争购美元资产推高美元汇率,而坚挺的美元将增大美国的出口成本,使美国公司更难以在全球范围内竞争。

展开全文

有关数据也印证了上述趋势。由西北大学、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制定的美国经济不确定性指数创下了2019年8月以来的历史新高。最新市场调研结果显示,美国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都高度关注新冠疫情走向及其对经济的影响;约50%的小企业表示已经遇到了客户对其产品和服务需求减少的问题;超过50%的小企业预计未来12个月市场会出现衰退,而在今年1月份这一比例仅为14%。

疫情的拐点就是美国经济的拐点

决定美国经济走向的关键是看美国感染和死亡人数何时能迎来拐点。疫情的拐点就是美国经济的拐点。按照目前的趋势看,感染或死亡人数的拐点可能要到5月或6月份才能到来。因为美国感染人数还未到达峰值水平,因此美国经济的“至暗时刻”可能还未到来。

中小企业是美国经济的绝对主体,占美国企业总数的九成以上。中小企业多处于“手停则口停”的状态。受经济停滞的影响,中小企业经营业绩严重下滑。很多中小企业歇业,一些企业则依靠自有资金储备在勉强维系。

据摩根大通研究所的研究,目前美国所有小型企业中有一半的现金缓冲不到30天;1/4的小企业的资金储备最多只够支撑13天。从行业上看,中小餐馆现金储备能够支撑16天;房地产行业的中小企业状况好些,可支撑47天。但即便如此,可能也无法撑到6月份。从企业性质上看,与资本密集型或高薪行业相比,劳动密集型或低薪行业的小型企业的现金缓冲天数较少。资本密集型行业的现金缓冲天数为38天,劳动密集型行业为23天。

如果疫情持续,而上述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得不到政府救助,就会出现一波中小企业破产关门潮。在过去的两周中,已有近1000万美国人向政府申请失业救助,失业率从2月份的3.5%大幅跃增至4.4%。如果中小企业持续关门停业,向政府申请失业救助的人数和失业率还将跳增。

此外,目前,美国银行体系相对稳健,这是最后的一块安全堡垒,也是此次疫情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重要不同之处。圣路易斯联储2020年3月26日发布的金融压力指数显示,目前美国金融市场的压力远超2009年中旬以来水平,但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未来如果救市政策迟迟不能落地,疫情仍得不到控制,市场迷茫的情绪持续自我强化,可能会演化成恐慌,引发抛售和挤兑行为,此前流动尚充足的银行体系,也可能出现流动性枯竭。公共卫生事件就将转变成流动性危机,并升级成信用危机。

专职负责美国住房抵押贷款的美国两“房”公司——房地美和房利美目前的资金相对充足。但截至4月1日,已有约30万人向两“房”申请贷款展期。如果疫情持续,按目前的市场发展趋势,两“房”的资本规模最多只能再支撑3个月。届时,两“房”将不得不在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再次向政府申请救助。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近日在《华尔街日报》发文称,新冠疫情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基辛格提出的,为巩固美国国际领导力,美国必须在三大领域做出努力:一是增强全球抵御传染病的能力;二是努力医治世界经济遭受的创伤;三是维护当前自由流动的世界秩序。但美国显然在上述三个方面做的都很不足。

展望未来,相信疫情终将会过去,我们不知道将为此付出何种代价,但我们知道,全球合作条件下付出的代价将必然小于不合作、各自为战。

(余翔,清华大学全球化中心高级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finance/hongguan/9351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