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协鑫系”持股被质疑“强平”,“前盐城首富”朱共山资本运作“玩不转”了?

“协鑫系”持股被质疑“强平”,“前盐城首富”朱共山资本运作“玩不转”了?

在协鑫集成股价大幅下跌之际,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质疑是否是因为“协鑫系”成员遭遇“强平”所致。“盐城首富”朱共山一手打造的“协鑫系”颇有影响力。鼎盛时期,朱共山在港股、A股坐拥多家上市公司。如今的“协鑫系”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光,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和高比例质押已让协鑫集团“坐不住”,开始“兜底”号召员工增持。

在协鑫集成股价大幅下跌之际,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质疑是否是因为“协鑫系”成员遭遇“强平”所致。“盐城首富”朱共山一手打造的“协鑫系”颇有影响力。鼎盛时期,朱共山在港股、A股坐拥多家上市公司。如今的“协鑫系”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光,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和高比例质押已让协鑫集团“坐不住”,开始“兜底”号召员工增持。

3月30日,协鑫集成称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协鑫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鑫集团”)提交的《关于倡议公司全体员工增持股票的函》,鼓励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积极买入协鑫集成股票并承诺,凡在3月30日至4月30日期间净买入协鑫集成股票,且连续持有12个月以上并在职的员工,若亏损,由协鑫集团予以补偿”。

上市公司鼓励员工持股若亏损则大股东“兜底” 曾在2018年一度“火热”,而大股东“兜底” 也被投资者认为是员工“反向”解救高质押即将“爆仓”的大股东。如今这一操作却再次出现在“协鑫系”。

协鑫集成3月24日股价突然闪崩跌停,25日继续一字跌停,对于突如其来的连续跌停。26日早间,协鑫集成发布公告称,协鑫集团及江苏泗阳经济开发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泗阳经开区实业”,系泗阳县人民政府全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公司)拟增持金额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不高于人民币10亿元。

在巨额增持下,协鑫集成股价开盘再次跌停。而股价的异常大跌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提问,第三大股东华鑫商业保理质押是否爆仓?根据同花顺数据显示,华鑫商业保理持股5.2亿,占总股本10.23%,质押率100%;除了第三大股东,第一、二大股东均有高比例质押。

//股价大跌被质疑“爆仓”//

3月24日协鑫集成股价在上午10:30左右“闪崩”跌停,25日继续一字跌停板。协鑫集成很快进行了回应,称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季度受到一定冲击,目前仍在积极对冲影响。在晚间的公告中,协鑫集成补充称不存在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控股股东亦未买卖公司股票。

26日开盘前,协鑫集成火速抛出增持计划,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协鑫集团及江苏泗阳经开实业将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拟增持金额为5亿至10亿元人民币,资金来源为协鑫集团及江苏泗阳经开区实业自筹取得。江苏泗阳经开实业系江苏省泗阳县人民政府全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公司。

协鑫集成“拉上”国资抛出巨额增持利好似乎急于止住股价继续下跌的颓势。然而市场并不买单,股价开盘再次跌停,截止收盘,股价大跌6.57%。而股价的异常大跌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提问,第三大股东华鑫商业保理质押是否爆仓?

根据同花顺数据显示,公司第三大股东为华鑫商业保理(营口)有限公司,持股5.2亿,持股比例10.23%,质押率100%,而华鑫商业保理的实控人为协鑫集团。其在2019年6月24日质押了2.6亿股;8月28日又质押了1亿股,9月30日再次质押1.6亿股,根据测算,目前已接近平仓线。

截止目前,公司控股股东协鑫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1.1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41.61%。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其所持有公司股票累计质押股份数为18.74亿股,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88.63%, 占公司总股本36.88%。其中第一大股东营口其印投资质押率为79.99%;第二大股东协鑫集团的质押率为93.74%。

展开全文

值得注意的是,协鑫集成并未在公告中提及控股股东或一致行动人被动减仓(遭质押方平仓),但不能排除质押风险触发持仓机构的风控阈值,令其股票遭到抛售。

//“协鑫系”的资本版图//

从发展脉络来看,协鑫系早先从传统热电起家,其创始人朱共山被称为“民营电王”,后在光伏巨头没落的2011年步入光伏行业,并将“协鑫系”塑造成世界级能源企业。据协鑫集团官网显示,其已构筑成电力、光伏、油气、金融及半导体在内的多个板块,并拥有协鑫集成、保利协鑫、协鑫新能源、林达控股、协鑫能科等上市公司为主的协鑫系资本帝国,成为光伏行业最擅长资本运作的企业。

而朱共山更是擅长资本运作,标志性事件则为借壳超日太阳。2015年,协鑫系通过参与重整与主营太阳能组件资产注入将陷入危机的超日太阳改造为协鑫集成,成功登陆A股。然而,退市风险消除,协鑫集成的业绩却始终不佳。

2016年,协鑫集成实现净利润亏损2691.16万元,与2016年度业绩承诺数差异为8.27亿元。进入2017年,协鑫集成的业绩依旧疲弱,在此情况下,协鑫集成作出一项重大投资。拟出资约10.5亿港元收购协鑫新能源10.01%股份,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成为协鑫新能源的第二大股东。

通过收购兄弟公司股权,市场期待协鑫集成业绩能够得到改观。2017年上半年,协鑫新能源实现收入18.12亿元,归母净利润18.12亿元。协鑫集成表示,本次通过收购协鑫新能源10.01%股权,投资下游光伏电站业务,符合公司围绕新能源行业进行资产或者资本整合的战略,也符合公司的长远发展战略。

朱共山在新能源产业风生水起之后,开始跨界金融,2017年10月16日,保利协鑫公告称,公司同意收购及卖方同意出售目标公司2.99亿股股份,总代价为2亿港元。根据港股上市公司林达控股公告,所谓的目标公司即林达控股,这标志着协鑫系在金融业的布局往前迈出一大步。

//没有新能源产业支撑的资本“玩不转”了//

不过,就在朱共山依托新能源产业扩张其版图之际,突如其来的5·31光伏新政却让光伏行业尤其是制造端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新政明确宣布暂停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指标、下调新投运光伏电站的补贴标准等规定,且自发布之日起全面实施。

在光伏受阻之后,协鑫集成着手布局第二主业半导体。2018年12月7日晚,协鑫集成发布了其总额50亿元规模的定增预案,幕资将用于投资半导体项目、C-Si材料深加工项目等及补充流动资金。

但是进军半导体计划一度没有下文。2020年2月25日晚间,协鑫集成发布定增修改预案,拟发行不超过15.25亿股股份,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0亿元,将全部用于大尺寸再生晶圆半导体项目、阜宁协鑫集成2.5GW叠瓦组件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千亿市值的光伏龙头协鑫集成却徒有其表,借壳上市不到1年,便出现亏损,2019年三季度净利润亏损0.36亿,扣非亏损1.99亿,截止3月30日,市值仅为167亿。

而协鑫集团在港股的三家公司保利协鑫、协鑫新能源、林达控股早已沦为“仙股”,“借壳”上市的协鑫能科第一、二大股东分别为上海其辰投资和协鑫创展控股,而两者的实控人均为朱共山。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9月30日,上海其辰投资和协鑫创展控股质押比例分别为91.14%、100%。

“协鑫系”持股被质疑“强平”,“前盐城首富”朱共山资本运作“玩不转”了?

也就是说,朱共山的资本运作能指望的只剩A股两家上市公司,不过从质押比例来看,两家上市公司已经黔驴技穷。而随着协鑫集成股价的大幅下跌,协鑫系的质押面临平仓,这也难怪协鑫集团抛出增持计划股价不涨反跌后又“兜底”号召员工买入。

https://cdnh5.laohucaijing.com/kjj_lh/pursuit.html?vipThemeId=149

“协鑫系”持股被质疑“强平”,“前盐城首富”朱共山资本运作“玩不转”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