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文/滑冰冰民以食为天,老百姓最关心的就是食品安全问题。这次,一向管理严格的盒马鲜生居然踩了红线!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文/滑冰冰

民以食为天,老百姓最关心的就是食品安全问题。这次,一向管理严格的盒马鲜生居然踩了红线!

盒马鲜生是生鲜电商的标杆,这次成功引起了人民日报的关注,其在《人民日报海外版》3月27日第08版报道中点名批评盒马。指责其把死虾当活虾卖,而且客服态度令人无语。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此外,还爆出盒马鲜生的皮皮虾重金属超标。

盒马曾广受争议,宁可每晚9点半,将食品从货架上撤下倒掉,也不留给任何人。盒马还是曾经的那个盒马吗?

盒马经营似乎也陷入困局,盒马鲜生福州福新店将于3月31日停业,不过相关负责人称,关店是正常的业务调整,目前福州已有3家门店正处于签约和装修阶段,全年力争新开6家店。

盒马持续亏损直接拖累了阿里核心商业收入,2019Q1阿里成本剧增与利润增幅下滑,被指是由于之前对盒马投入过多所致。

展开全文

生鲜标杆都不顺,其他人也不好过,国内生鲜赛道上的选手们将何去何从?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靠疫情“续命”的新零售

仅仅半年前,曾经以“零售新物种”之势横空出世、一路狂奔跑马圈地的新零售超市门,却在2019年走向了分水岭——“关店潮”渐起,盒马、超级物种首次关店。

从2019年3月开始,顺丰优选大规模“关店”,其官方予以否认,并称是区域调整;小象生鲜和易果生鲜则进行了战略调整。

11月,呆萝卜被曝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货款和员工工资,大规模关仓;

12月,吉及鲜创始人台璐阳对内宣布融资遇阻,大规模裁员和关仓。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基于线上+线下的生鲜新零售发展这么久,始终还是没有改变居民的消费习惯。

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8年,生鲜电商平台的渗透率分别为0.36%、0.59%、1.29%、2.02%、2.97%、3.8%,似乎一直都不温不火。

年前,生鲜电商已经明显烧不动钱了,要是没有这次疫情,2020年倒闭几家也不是没可能。

疫情再严重人们也要吃饭,因此为了安全很多人选择生鲜电商,连大爷大妈也在子女的指导下学会了线上买菜。

于是从春节开始,生鲜电商订单量激增。

“线上买菜”风潮下,生鲜电商平台销量纷纷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多家生鲜电商平台用户量激增,盒马鲜生日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127.5%;美团买菜北京地区日均订单量也为节前的2到3倍。

盒马全面开足马力,在别人闲得发慌,盒马却忙得不可开交。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除了供应链保障供货能力,在订单猛增的情况下,能不能接得住是个问题,于是盒马首开先河,玩起了“共享员工”模式。

也就是向暂时歇业的餐饮企业借调待岗员工。通过这种模式接纳了来自西贝、温莎KTV、大众出行等40多家企业、超过5000名的“共享员工”。

其实本质上就是劳工借调,但这更是企业之间的合作。

每次出现大灾,总有人站出来呼吁企业负起社会责任感。初级的玩家,通常就是捐钱,高端一点的就会从企业价值链出发。

这次疫情,盒马鲜生和传统餐饮门店,是友商关系,更直接说就是竞争关系。

但盒马没有乘机打压的心态,而是资源整合共渡难关的合作心态。

帮助传统门店人工成本流动起来,既缓解企业压力,有让餐饮从业者不失业,同时还解决了自身订单暴涨,用工紧缺的难题。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从按行业资源整合的角度出发,一方面帮助整个餐饮行业渡过难关,另一方面将就业社会责任和自身价值链整合,把友商资源与盒马遇到的问题结合。

现在这种模式有望常态化,盒马鲜生已开发共享员工平台,预计4月份上线。

不仅面对C端客户,还做起了B端服务。

为死在黎明前的生鲜企业惋惜,但即便疫情能“续命”,没有解决商业模式、存储系统、品控难等根本问题,终有一天还是会倒下。

生鲜电商的前路究竟在哪里?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盒马追求变“小”

一轮战疫过后,社区mini点成为焦点。

近期,盒马事业群总裁侯勇表示,盒马mini才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同时官宣了盒马鲜生标准店和mini今年开店“双100”。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盒马mini是盒马去年推出的小店业态,与标准店区别在于一个“小”字,商品结构也不同,主要是……但延续盒马的线上线下一体化模式,既可到店消费,也设置周边1.5公里免费送货服务。

重要的是mini成本低,平均投资200到250万,是标准店的十分之一。

盒马标准店需要4000-6000平米面积,限制了盒马的扩张,弱点明显:规模很大、投资很大、对门店要求很高,发展速度快不起来。

要快速发展业务,前置仓成了一种选择,例如在上海的叮咚买菜区采用前置仓的模式,没有门店,全部线上下单,目前有200多个前置仓。因为前置仓对线下流量没有要求,复制速度最快。

盒马其实也有前置仓业务(即盒马小站),但经历一年的实践后,一直烧钱不见盈利被叫停,因此今年转型,全部升级为盒马mini。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究其缘由,前置仓与盒马调性不符,为什么盒马主动“断腕”,舍弃前置仓,而转做mini店呢?

盒马主张模式是线上加线下,而前置仓跟传统电商没有区别,需要促销、烧钱才能拉新,说白了就是只能光靠烧钱,纯电商都面临这样的问题。

盒马mini线上加线下,门店有更强的引流能力 ,基于门店为核心,通过线下完成获客,把线下体验好的消费者转化为会员成本几乎为0。

更重要的是产品丰富度。纯仓模式会受限于仓储成本,考虑到产品的销售情况,特别是生鲜易腐烂,往往不能大量存储,产品丰富度非常有限。

而盒马mini由于有线下销售的体量,线下销量大可以大量存储商品,支撑起数倍于前置仓的产品丰富性,从而促进线上选择,每一笔线上订单可以赚更多钱。

因为生意好了,可以卖更多商品,因为商品丰富,生意更好了,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盒马“叛变”!拖累了阿里 帮助了敌人

在选址上,盒马mini能够借助盒马鲜生品牌和供应链,去覆盖盒马鲜生尚未覆盖的区域,并且关注社区的消费场景,比盒马更小的上商圈,形成互补。

mini店具有成本可控、离消费者更近、选址灵活、坪效高等优势,早在2018年,永辉便布局mini店业态,2019年永辉更是开出了500多家mini店。

从巨头们2020年的规划来看,社区mini店是它们接下来加速扩张的利器,但批量复制的前提是模式已跑通。而盒马此次并未披露具体的运营数据,只是宣称坪效是永辉mini的3至4倍。

由于生鲜是刚需,社区门店具有足够的自然流量和需求。但社区地理位置不同,人群不同,消费需求也不同,如何解决好千店千面问题是mini业态需要面对的。

除了商业考量,不管是标准店还是mini店,最重要的依然是安全问题,要保证小店经营高质量,做大规模的同时把控质量管理,严守食品安全底线,不再出问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