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作者:风千里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我们装备不好,没多少子弹,打到后来,连长决定和敌人拼刺刀……战士们迅速装上刺刀,冲出战壕扑向敌人……有个鬼子向我扑来,我猛力将他拦腰一抱,抓住腰带把他摔倒在地,然后用刺刀狠狠地刺进鬼子身体。”——八路军老战士渠吉堂晚年回忆平型关战役,口述的与敌人拼刺刀时惊心动魄的一幕

作者:风千里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我们装备不好,没多少子弹,打到后来,连长决定和敌人拼刺刀……战士们迅速装上刺刀,冲出战壕扑向敌人……有个鬼子向我扑来,我猛力将他拦腰一抱,抓住腰带把他摔倒在地,然后用刺刀狠狠地刺进鬼子身体。”——八路军老战士渠吉堂晚年回忆平型关战役,口述的与敌人拼刺刀时惊心动魄的一幕

冷兵器时代早已远去,但冷兵器并没有从现代军队的装备序列中完全退出。如今旧时代的宝剑大刀长矛早已走进博物馆供人们回顾历史,但单兵用的刺刀却依然活跃在一线,仍是普通步兵必备的武器。这种不起眼的白刃兵器似乎仍在顽强地延续着冷兵器时代的荣光。

与其他已经存在千年的长柄和短柄兵器不同,虽然身为冷兵器,刺刀却是和热兵器相伴而生的,自刺刀出现至今不过四百年历史。在火绳枪逐步普及开来后,人们很快发现这种威力巨大的火器虽然易于操作,但受限于弹药装填速度,只适合被用作远射兵器,一旦火枪手陷入贴身肉搏的境地,火绳枪的威力就无法发挥,此时火枪手只能用枪托,或者拔出佩剑战斗。因此在16-17世纪左右,无论是欧洲还是东方世界的火绳枪兵,都会佩戴佩剑或短刀一类的兵器作为补充,以应对白刃格斗。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三十年的战争,火枪手部队的每个火枪手都佩戴有佩剑和短刀】

但这样的搭配不仅加重了普通士兵的负担,同时也限制了单兵作战效率。在白刃战时,士兵们不得不丢掉火枪拔出佩剑格斗。而同时配备两种功能迥异的兵器,也要求士兵需要进行两种兵器的训练,这样又增大了士兵的训练成本。在当时的欧洲,很多军队都是将长矛手与火枪手相互组合以扬长避短,或者干脆单独划拨一部分长剑手为火枪手做掩护。复杂的兵种编成,较高的作战成本促使人们寻找一条将冷热兵器结合在一起的方式,于是早期的刺刀诞生了。

最早提出为火枪配备刺刀想法的,是中国明朝万历和天启年间的总兵何汝宾。1606年他在其著作《兵录》中详细描述了一种冷热兵器合一的方案,即在新型子母铳的枪口中塞入一把短剑。“其母铳之端又照星又加短剑一把……与贼相薄兵刃相接或卒遇贼于两步之内装铳不及即插上剑锋则举铳为枪”。其基本思路就是将火铳口插入短刃兵器,直接用做长柄兵器做刺杀之用,可以说与后世的刺刀用法已经相当接近,唯一不同的是,短剑在插入铳口后便无法继续射击。

展开全文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明人何汝宾在著作《兵录》中详细描述了与火枪结合的早期刺刀】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一名法国古兵器爱好者复原了17世纪的刺刀装备方式】

在何汝宾之后40年的1647年,法国的火枪手开始运用相似的方式加装刺刀,将短矛头直接塞入枪口作近战之用,。早期的刺刀装备方式虽然极大提高了士兵的作战效率,但依然无法保证士兵远距离射击和近距离肉搏模式能够快速转换。到了1688年,法国人发明了套筒式刺刀,在刺刀末端设计了一种空心套筒,在使用时直接将其套在枪口外部,经过旋转固定,就可以作为长枪使用,在保证近距离刺杀威力的同时,又保证了弹药的正常装填。配合当时新面世的燧发枪,这种刺刀很好的实现了冷热兵器的结合,可以说法国人的这种设计奠定了延续至今的刺刀基本装备模式,今天西欧各语言中的“刺刀”一词,就是源自法语“bayonette”。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18世纪的套筒式刺刀】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滑铁卢之战时,英军步兵端起刺刀,组成空心方阵,阻击法军骑兵的冲击】

刺刀与火枪的完美结合,在极大提升单兵作战效能的同时,也提高了军队的组织效率。以往长矛兵,长剑兵和火枪兵混编方式成为历史,兵种数量大大简化,步兵的装备开始走向统一制式化。装备刺刀的火枪兵既可以进行远距离射击,又可以组成方阵近距离抵御敌军骑兵步兵的冲击。线列步兵时代,步兵身着统一制服配备统一的步枪,列成整齐的队列走向战场,通过号令变换各种方阵迎战,这样的作战场景风行欧洲近二百年。

而到了19世纪,随着武器威力的提升,士兵们逐步开始以散兵队列组织进攻,这时刺刀的作用更加凸显,并且军队对单兵拼刺训练的要求更加复杂,简单的刺杀动作已远不能满足当时的作战要求,因此各列强军方高层纷纷开始出版专门的士兵拼刺教材,组织专门的拼刺训练,逐步将白刃格斗训练正规化和体系化。俄国著名军事学家苏沃洛夫就极为重视士兵的拼刺训练,他曾说过“Пуля— дура, штык — молодец”(刺刀是好汉,子弹是懒汉)的名言,足见当时拼刺训练在各国军队中所占的分量。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1851年英国的步兵操典中出现的刺刀训练图示,教材中对刺刀的持握位置和目视距离有着严格的规定】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1845年法军步枪训练教材中的刺刀训练图示】

而同样在19世纪,刺刀的样式也在逐步发生转变,随着冶金技术和枪械技术的突飞猛进,士兵的刺刀开始呈现多样化多功能化发展趋势,以往的套筒式刺刀仅能进行简单的突刺等简单的动作,逐步被淘汰。新型刺刀开始融合短剑的设计,外形趋向于剑形,在突刺之外,还可以进行劈、砍,拦等多种动作,这一时期刺刀往往制作得较长,有得甚至长达一米,形如绑在枪头的长剑。

而到了19世纪末,一种划时代的设计则奠定了现代刺刀的发展方向,这就是卡笋刺刀座的出现,通过与枪口环相配合,刺刀的装配更加灵活稳固,而且为适应堑壕的作战环境,刺刀刀身也越做越短,短剑型刺刀被刀型刺刀所替代,士兵能更加灵活的进行单兵格斗,而且较短的刀型刺刀还可以用于其他用途,比如开罐头,甚至理发和剃胡子。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进入19世纪,单兵用刺刀开始呈现多样化发展趋势】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1875年英制斯内德步枪装备的新式刺刀,设计有早期卡笋式刺刀座】

一直到一战时期,各国陆军在战时都会组织步兵手持配有刺刀的步枪,进行大规模集团冲锋,这种颇有气势的作战方式会给防守一方的士兵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而在作战进入白刃战阶段,哪一方的气势占优哪一方更有获胜的可能,但在一战堑壕战中,马克沁机枪的弹雨无情地扫掉了旧时代军队的荣光,单纯的白刃战开始式微,单兵的弹药投送量开始成为步兵装备发展的重点课题。随着短小精悍的冲锋枪与轻机枪的出现,刺刀逐步成为一种辅助型兵器。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1914年进行拼刺训练的德军新兵】

不过在抗日战场上,受作战环境和敌我双方武器差距的影响,中日双方的军队都极为重视单兵白刃格斗。中国军队装备落后,普遍缺乏重武器和自动武器,过多的弹药投送对日军而言形同浪费,而发挥白刃战的优势往往能取得很好的作战效果。此时日军的单兵武器是大名鼎鼎的三八式步枪,较长的枪身,较高的精度让其成为白刃战的绝佳武器,而与其搭配的就是三十年式刺刀,这种与三十式步枪相伴而生的刺刀因较高的加工工艺和可靠性,受到日军欢迎,并很快成为三八大盖的黄金搭档。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在中国战场装备三八式步枪和三十式刺刀的日军】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日本三十式刺刀使用说明图】

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抗日敌后战场的局势愈发激烈,单兵的作用更加凸显,此时纵横敌后战场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以及其他民兵武装,在弹药缺乏的情况下,更加重视刺刀训练。八路军在敌后战场上大量缴获日军的三八大盖和三十式刺刀,并结合日军的拼刺训练模式,逐步摸索出自己的一套训练方法,并在敌后实战中有力打击了日军和伪军的嚣张气焰。从八路军时代开始,重视拼刺训练就成为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之一。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不过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我军过于重视拼刺训练所带来的弊病也凸显出来。我军当时广泛装备的56式班用枪族的研制是基于我军传统的作战方式而开展的,带有三棱折叠刺刀的56半装备数量远多于56式冲锋枪。该枪具有较高的精度,且始于单兵拼刺,但在越南的丛林地形,面对越军大量AK-47和56式冲锋枪的密集火力,往往陷于被动。我军也开始基于越南的经验重新反思白刃战的定位。随着81式,以及更先进的自动化武器加入我军序列,日常的刺杀训练竟一度被忽视。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使用三十式刺刀,向日军据点冲锋的八路军士兵】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装备缴获而来的三十式刺刀的敌后抗日民兵武装】

进入新世纪后,低烈度战争,反恐战争开始成为现代信息化模式下的主流战争形式,刺刀的作用开始重新受到军队的重视,当代的多功能刺刀采用先进的现代工艺打造,在保证强大的穿刺力与切割力的同时,兼具排雷,切割绳索等多重功能,已经成为步兵不可或缺的装备(代表型的有美军的M-9型刺刀)。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上世纪70年代进行拼刺训练的我军基层官兵】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手持L85A1步枪进行拼刺训练的英军士兵】

对越作战,我军56半刺刀无敌,却暴露弊病,战后一度忽视刺杀

【近年来,我军基层部队逐步恢复了刺杀训练】

而且,正是在低烈度战争中,士兵面对的往往是肉身凡胎的武装分子,这时近距离格斗又成为常态,拼刺训练再度受到各国军方的重视。例如在英阿马岛战争期间,登陆马岛的英军就凭借夜间刺刀冲锋,拿下了阿根廷外围据点。而在伊拉克战争期间,英军也屡次凭借白刃战击退了来犯的民兵部队。可见,刺刀格斗在现代战争中依然占有一席之地。

可喜的是,近年来,我军基层部队逐步恢复了拼刺训练。世界各国的实战和训练经验均表明,这种拼刺训练非但没有过时,还能极大地锻炼士兵的体魄,提升士兵的作战能力与士气,增强基层官兵的荣誉感。而对于拥有光荣传统的我军来说,其意义则更是不言而喻的。在拼刺训练场上,我们从那些端着刺刀,身形矫健的年轻身影上,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敌后战场上,八路军官兵无畏战斗的英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