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伊拉克总理遭无人机暗杀袭击,一场“政变前兆”? | 京酿馆

伊拉克总理遭无人机暗杀袭击,一场“政变前兆”? | 京酿馆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7日伊拉克总理府邸遭无人机袭击后,总理卡迪米发推特报平安,并表示自己不会因此退缩。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7日伊拉克总理府邸遭无人机袭击后,总理卡迪米发推特报平安,并表示自己不会因此退缩。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当地时间11月7日,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遭到无人机暗杀袭击,但幸免于难。

袭击发生在当日凌晨,目标是位于首都巴格达戒备最森严、遍布外国使领馆和国家办公机构的“绿区”内总理官邸。当时,卡迪米刚完成对“绿区”南门的视察返回。

尽管一度有人怀疑卡迪米“手腕受伤”,袭击后他在电视中亮相时,手腕似乎也被包扎过,但官方消息称他“毫发无损”,而6名保镖在袭击中受伤。

随后的消息证实,袭击者动用了3架无人机,从底格里斯河上著名的共和国大桥附近起飞,仅第三架命中总理官邸,导致部分房屋受损。伊拉克内政部高级官员马恩少将称,“暂时还无法证实刺杀究竟是谁发动的”。

事发后,卡迪米本人在推特上表示,“感谢真主,我很好”,并呼吁所有人“为了伊拉克保持冷静和克制”。总统巴尔哈姆·萨利赫则将袭击称为“政变前兆”,表示“不能接受”。

伊拉克国内局势复杂又混乱

伊拉克曾长期为少数教派——逊尼派的萨达姆·侯赛因统治。萨达姆政权垮台后,巴格达政府主要由人口占绝对多数的什叶派所控制。但自此以后,伊拉克国内局势长期不稳。

巴格达中央政府长期弱势,且派系林立,关系错综复杂。而美国虽号称“完成撤军”,却仍试图对伊拉克局势施加影响,伊朗、土耳其、沙特等邻国也纷纷支持其在伊拉克境内代理人兴风作浪。

2014年“伊斯兰国”突然在伊拉克西部崛起,并迅速兵临巴格达城下。当时什叶派各派系在伊朗大力支持下击退了“伊斯兰国”,并由此扩大了其在巴格达当局中的影响力。

但随后,什叶派内部以民族领袖萨德尔为首的“萨德尔集团”和更听命于伊朗的“正义联盟”间矛盾激化。

前者主张均衡发展和各国关系,既反对美国、沙特,也反对伊朗越俎代庖,对伊拉克国内事务指手画脚;后者则主张“一边倒”,并屡屡发动针对伊朗以外其他国家在伊拉克境内目标及其支持者的袭击。

2019年,双方爆发激烈冲突,时任伊拉克内政部长的卡迪米重要顾问哈什米被暗杀,近600名示威者死于非命。许多伊拉克人将责任归咎于“正义联盟”和另一个更激进的亲伊朗组织“基泰布真主党”所为。

2020年1月,伊朗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准将访问巴格达,试图调解什叶派各方矛盾,却被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用无人机暗杀。

此举不但更加激怒亲伊朗派,且因接替苏莱曼尼的加尼能力、威望欠缺,无法驾驭桀骜不驯的“正义联盟”和“基泰尔真主党”,伊拉克局势更趋复杂混乱。

议会选举惹怒了亲伊朗政党

2020年5月,卡迪米就任伊拉克总理,“正义联盟”和“基泰尔真主党”不服,屡屡通过暴力袭击甚至冲击“绿区”等活动,试图威逼卡迪米“下课”,一度逼得后者心生退意。

展开全文

但亲伊朗派系的躁动引发其他派系强烈反弹,最终触发了今年10月10日的议会选举。

在选举中,“萨德尔派”赢得73个议席,继续保留议会第一大党地位,但仍只占全部329个议席中的少数。而第二大党“正义联盟”的席位则从上届的48席萎缩到仅剩15席,其余亲伊朗政党则输得更惨。

这意味着新内阁将在很大程度上由非亲伊朗系的各派联合执政,也意味着两年来一直兴风作浪的“正义联盟”和“基泰尔真主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愤愤不平的亲伊朗政党随后不断发起抗议,组成所谓“什叶派合作框架”,累计向伊拉克独立选举委员会发出1300多份上诉,要求重新计票甚至重新选举,但被拒绝。

11月5日,暴怒的他们再次组织大规模冲击“绿区”的行动,结果酿成暴力冲突,120多人受伤,大多数是维持秩序的安全部队人员。而唯一在冲突中死亡的,却是“正义联盟”重要领导人之一库瓦伊迪。

此后,几个亲伊朗组织一直指责总理是“凶手”并扬言“报仇”,令总理和安全部门疲于奔命。

刺杀当天,总理之所以要连夜视察“绿区”南门,正是唯恐这个集中了外国使馆和政府机关的区域有失,却没想到遭劫的竟是自己官邸。

刺杀或意外巩固卡迪米内阁

一些熟悉当地情况的分析师认为,尚不能确定伊朗与此次事件有关,但无论是谁干的,此举都将令伊朗利益受损。

因为,此举将把10月10日选举的最大赢家“萨德尔派”和尚不清楚还会否继续谋求组阁的卡迪米都推向伊朗的对立面。

伊拉克总统萨利赫则将袭击称作“政变前兆”,表示“不能接受这种将令伊拉克陷入混乱和对伊拉克现行制度构成颠覆的做法”。包括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巴拉尼在内,绝大多数伊拉克派系领袖都强烈谴责了此次暗杀行为。

“正义联盟”和“基泰尔真主党”,无疑处境尴尬。

前者至今保持沉默,后者则由代号“阿布阿斯卡里”的组织发言人声明“与事件无关”,却又画蛇添足地讽刺“总理不值得浪费无人机去刺杀”,并指责总理“玩苦肉计”,甚至扬言“愿真主诅咒你和帮助你的人”。

许多分析认为,此次刺杀“醉翁之意不在酒”,并非真想置总理于死地——否则就不会恰好趁总理在路上时攻击其官邸——而是试图发出“吓阻”警告,迫使总理放弃组阁。

但此举或恐事与愿违,所谓的“苦肉计”效应,弄不好真的会让原本摇摇欲坠的卡迪米内阁得到意外巩固。因为,“被暗杀却死里逃生的总理,总能获得更多声望和同情”。

只是,这样的“血红利”效益恐怕也有限得很。10月10日的选举投票率仅41%,为推翻萨达姆后最低。而巴格达市内,绝大多数“路人甲”对刚刚发生的刺杀事件视若无睹,因为“巴格达人见过比这大得多的动静”,再说,“反正新的政府也没法让我们日子更好过点儿”。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编辑 | 何睿校对 | 赵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news/2374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