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汽势Auto-First|梧桐 截至4月1日,华晨中国股价为6.090港元,与2018年10月11日华晨宝马公布股权调整消息前一天的10.76港元收盘价相比,一年半的时间内,华晨中国股价已累计下跌超过43%。尽管2019年华晨中国财报显示,其净利实现了同比16.18%的增长,但资本市场似乎并不看好。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汽势Auto-First|梧桐

截至4月1日,华晨中国股价为6.090港元,与2018年10月11日华晨宝马公布股权调整消息前一天的10.76港元收盘价相比,一年半的时间内,华晨中国股价已累计下跌超过43%。尽管2019年华晨中国财报显示,其净利实现了同比16.18%的增长,但资本市场似乎并不看好。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利润增长背后的隐忧

仔细分析华晨中国3月17日公布的2019年业绩报告不难发现,2019年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67.62亿元,同比增长16.18%。但其中,作为华晨中国一直以来的利润支撑,华晨宝马2019年净利润高达76.26亿元,同比增长22.1%——也就是说,除去华晨宝马的利润,华晨中国2019年净利润亏损达到10.64亿元。

而两年以后的2022年,对华晨宝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根据华晨宝马2018年10月签署的协议,尽管双方的合作期限从2028年延续到了2040年,但公司股比也将在2022年由50:50变为25:75,宝马将完成36亿欧元收购华晨手中25%股权的交易,成为第一个合资股比变更的中国合资企业。

展开全文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这对华晨中国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因为这意味着,华晨从华晨宝马中分得的利润比例将打对折。如果按照2019年华晨宝马76.26亿元的净利计算,2022年华晨分得的利润将从38.13亿元降至19.065亿元,那么华晨中国的亏损额将达到近30亿元的高位。

实际上,自2018年10月消息公布的第二个交易日起,华晨中国的股价便瞬间暴跌26.58%,收盘价报7.9港元。此后一年半时间内,由于华晨自主业务惨淡、其他合资板块毫无起色,该消息更持续影响着华晨中国在资本市场的表现。

一直以来,过度依赖华晨宝马是华晨中国的软肋。数据显示,如果将华晨宝马所贡献的利润从华晨中国2015至2019年的业绩中扣除,华晨中国其余板块在这四年分别亏损5.4亿、6亿、8.6亿、4.2亿元和10.64亿元。从数据来看,与2019年亏损额甚至是2018年的2.5倍。

羸弱的自主业务成了最大拖累

从华晨中国的其他业务板块看,另一合资企业华晨雷诺2019年表现不算理想。自沈阳金杯2017年被雷诺以1元价格收购49%股权成立华晨雷诺后,已推出SUV观境,但销量不尽如人意,月销在二三百辆徘徊。而华晨中国的2019业绩报告也显示,2019年华晨中国亏损扩大主要缘于华晨去年轻型客车及多用途汽车销售疲弱,业绩逊于预期。数据显示,华晨雷诺2019年销售轻型客车及MPV车型4万辆,同比减少6.5%。尽管2019年华颂、观境、金杯F50以及阁瑞斯的累计销量增长了6.2%,销量达到2.3万辆,但从整体来看华晨品牌依旧处于下滑的状态。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而华晨自主乘用车板块一直处于低迷状态。虽然中华品牌并没有并入到华晨中国的财报中,但是作为同一个体系下的品牌,华晨中华的发展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华晨汽车的成败。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长期以来,搭载宝马发动机、宝马工程师调教、甚至外观都效仿宝马车系,而价格却只是宝马车型的零头,但中华品牌一直在市场上不温不火。最让消费者印象深刻的恐怕也只有一款中华V3,其月销一度也达到5000辆,但随着合资品牌的价格下探和其他自主品牌的崛起,中华V3销量持续下滑,2019年中华V3全年销量仅为1.7万辆,尽管入门车型价格已经降至5万元区间,仍没有挽回颓势。而被华晨赋予众望的中华V7,出自华晨与宝马共同开发的M8X平台,搭载了宝马授权的CE18发动机,售价10.87万元起,销量却让人大跌眼镜——2019年月销仅为200辆。在V3、V5、V7纷纷哑火的情况下,中华品牌2019年累计销量同比下滑69.6%仅为2.4万辆。

留给华晨的时间不多了

对于过度依赖宝马的华晨而言,距离2022年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如果其他业务板块没有起色的话,届时华晨将处于十分窘迫的境地。

对于华晨雷诺而言,这个合资项目可谓一波三折。华晨雷诺是2017年由原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与原雷诺日产联盟董事长戈恩宣布成立的——不过时过境迁,目前一个退休,一个亡命天涯;其成立初期确定的打造出一个全球商用车领导品牌,实现金杯、华颂、雷诺三大品牌协同发展,并定下2022年产销15万辆的目标,目前看起来有些遥远。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成立两年多来,华晨雷诺只推出了一款全新产品观境,从目前二三百辆的月销量看只能说勉强生存。而人事的动荡也同样为华晨雷诺增添了不确定因素。自去年11月,华晨雷诺负责金杯品牌业务的副总裁董晨睿,加入沃尔沃卡车中国后此职位一直空缺。近日,有消息称空缺4个月之久的职位将由原上汽大通公关总监杨洪海接任。

杨洪海入职华晨雷诺金杯可以说是利好消息,其运作别克GL8和上汽大通 V80的经验正是华晨雷诺金杯所迫切需要的。华晨雷诺金杯目前所处的状态与上汽大通成立之初有着相似之处。首先,产品都由欧洲引进,涉及到中方和外方的沟通;其次,如何快速铺设销售和服务网络以及打开品牌知名度是本地化产品推出后的关键问题。按照华晨雷诺的规划,将在未来2-3年将推出重型及中型厢式客货车产品。此外,2020年将推出Master EV车型,2021年将推出Trafic车型。希望杨洪海的加入,能为华晨雷诺的发展带来助力。

假如失去宝马 华晨将会怎样

而对于华晨中华而言,目前阎秉哲担任华晨董事长已任接近1年,与祁玉民的高调相比,阎秉哲的低调让媒体无从了解其对于华晨汽车整体的设想和规划。从目前华晨自主业务的发展来看,其上任1年来并没有太多建树。尽管一个新领导需要时间去熟悉整个企业的发展,但很显然市场留给华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