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王晋斌:发消费券刺激国内消费非常有效,比发现金好

王晋斌:发消费券刺激国内消费非常有效,比发现金好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主要成员 王晋斌

王晋斌:发消费券刺激国内消费非常有效,比发现金好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主要成员 王晋斌

自3月27日杭州市推出消费券以来,得到了杭州广大群众的积极响应,发放和使用效果空前。3月31日,杭州宣布,在此前首期消费券的基础上,再增发5000万元消费券,让利于民,推动城市经济复苏和发展。

据杭州商务局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22:00,已兑付政府补贴4112万元,带动杭州消费6.37亿元。这也意味着,政府仅掏出4000多万元,杭州本地居民就自掏接近6亿元促进消费,杠杆乘数效应高达20倍。而据钱江晚报,杭州联华华商超市周末两天支付宝的总交易额突破2000万、全家便利店杭州200多家门店平均营业额增幅超过20%。

如何看待消费券在经济刺激中的作用?在发放、使用消费券的时候应注意哪些问题,搜狐智库对话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王晋斌。

搜狐智库:您如何看待消费券对于经济刺激的效果?

王晋斌:发消费券过去在2008年、2009年也做过类似工作。在当前看来,它是在对经济需求未来不乐观,尤其是外部经济需求急剧萎缩的情况下,刺激国内消费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措施,因为它的杠杆率很高。

它的性质是利用政府的财政杠杆去撬动整个居民的消费,或者是拉动居民消费。消费券效果好的原因,我认为有三个:

第一,消费券是地方政府来做的,各地政府可以因地制宜,酌情按照自己的财政状况,在可承受的基础上,提升本地的消费。其最主要的好处是本地消费的商品占的比例可能比以前高一点。假如地方政府想刺激本地的消费,那么它可以限定消费券购买的范围,比如指定消费本地的哪一家企业,哪一些行业的商品,对于本地的就业实际上有很好的推动作用。

第二,疫情期间,由于很多人待在家里,消费欲望是被压抑的,但是消费券就刺激了这两个月来人们被压抑的消费的欲望。

第三,从全国的经济来看,由于海外疫情现在还看不到明确的拐点,那么二季度整个外需的下滑幅度可能会比较大。这时通过刺激消费打开国内市场,对对冲外需的下滑至关重要。

展开全文

当然,旅游景点等消费券的发放,实际上作用可能要差一些,毕竟现在疫情防控还没有结束,要让人们大规模走出去,有一定风险性。

搜狐智库:从杭州发放的消费券形式看,主要是以电子券的形式发放,在规定的期限内使用,对于一些低收入群体,可能就很难照顾到。您对此怎么看?

王晋斌:电子消费的刺激券,我觉得效果非常好,但是各地发放消费券的形式实际上有所差异,有的地方可能是抢,有的地方可能是发。抢和发实际上各有优缺点,如果每个人都发一点,有的人消费能力弱,实际作用小一点点,但是来抢的话,消费能力强的人就会抢得很多,实际上对这部分人的消费能力刺激可能比较大。

因此,在使用消费券的过程中,如果通过抢这种方式,实际上是一种讲究效率的原则,更多考虑到的是效益。在指定时间内消费完,愿意消费的人,抢得多就买得更多。像杭州的方式,实际上更侧重于消费的效率。

如果每个人都发,那么实际上它是强调一种公平,但是由于每个人收入阶层,收入水平不一样,对于低收入群体,即使抢了消费券,消费的购买力少,政府的杠杆对于消费的杠杆拉动动力就小一些。

所以,政策是侧重效益还是兼顾公平和效益,这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但不管哪种方式,我认为这种“抢”的消费券,实际上都对消费有很好的刺激作用。

搜狐智库:那您觉得是否有需要专门给那种向低收入群体直接发现金消费?

王晋斌:对于低收入群体,不一定要给他发现金补贴。可以针对某些他们需要的某些特定的商品,如粮食、油这种最基本的生活用品,给他发定价的购物券,而且购物券的杠杆给他放小一点。

比如杭州的杠杆发了4000万,带动了六个亿,十五倍的杠杆,对中低收入阶层这种效率的角度来讲,可以把杠杆降低,给他50%的补贴,把杠杆减小到两倍,这也是一个办法,有杠杆在消费里面都是好东西。

搜狐智库:从各地发放的消费券来看,涉及到了像餐饮、图书、景点,还有影院等行业,您觉得消费券应该向哪些领域倾斜?

王晋斌:由于新冠疫情冲击,凡是跟人走动有关的活动,都出现了区域的萎缩。因此,发消费券向哪方面倾斜有一个大的原则,就是要针对那些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行业。实际上就是跟人们的衣食住行有关,也就是跟人走动有关的一些经济活动的相关的产品。另外,消费券侧重要发放的范围不是耐用品,而是非耐用品。

搜狐智库:消费券政策的实施需要政府额外的增加支出。那么在等额的财政支出的条件下,您觉得消费券的刺激效果是否会优于基建投资还有减税降费的这些政策?

王晋斌:从拉动消费的角度看,肯定是发消费券作用大,因为它是直接消费商品的。基建投资是从更长远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而消费券实际上是一个短期刺激计划,这两个性质不一样。

另外,投资新基建,大多数都是大企业,它本身能力就比较强,抗风险能力比较强。通过大基建投资拉动需求,拉动相应的产业链,带动产业升级,从长期的战略角度来讲基建投资至关重要。而消费券的作用是要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所以在当前情况下,它的作用是极其重要的。

因此,这两个作用实际上不一样,一个是看长期的作用,一个是要解决当前的问题。

搜狐智库:相较于国内的消费券,有不少国家是直接给民众发现金来刺激消费。您如何看待发现金对于我国这种刺激经济的适用性?

王晋斌:发现金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杠杆,仍然是用财政的钱,但没有杠杆,效果就差很多。第二,发现金的对象不好确定。另外,国外有些地方发现金,所有人发一样的,对于富人来说,他不会因为多发了这点现金就多消费,所以要刺激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去消费,最好的办法就是减税。因此,发现金,第一不如发消费券,第二不如减税。

搜狐智库:那您觉得是否有需要专门给那种向低收入群体直接发现金消费?

王晋斌:对于低收入群体,不一定要给他发现金补贴。可以针对某些他们需要的某些特定的商品,如粮食、油这种最基本的生活用品,给他发定价的购物券,而且购物券的杠杆给他放小一点。

比如杭州的杠杆发了4000万,带动了六个亿,十五倍的杠杆,对中低收入阶层这种效率的角度来讲,可以把杠杆降低,给他50%的补贴,把杠杆减小到两倍,这也是一个办法,有杠杆在消费里面都是好东西。

搜狐智库:此外,在发放、使用这些消费券时,您还有哪些建议?

王晋斌:地方政府财力只要允许,建议各个地方政府都可以因地制宜地出台购物券政策,当然除了购物券以外还有其他的政策,要渡过难关去鼓励消费。消费券,实际上是政府拿一部分钱,老百姓拿一部分钱,通过杠杆的形式去放大消费,这是一个好事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news/2652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