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观点:为什么我说美团实质上的抽佣比例仅为4%左右

观点:为什么我说美团实质上的抽佣比例仅为4%左右

4月1日,我写了《从92.3%到49.5%年度增幅美团真的慢下来了吗?》一文,阐述了美团高位增长的可持续逻辑。

4月1日,我写了《从92.3%到49.5%年度增幅美团真的慢下来了吗?》一文,阐述了美团高位增长的可持续逻辑。

文章我提到,从股价走势来看,资本业界对这份财报是满意的。截止3月31日收盘,美团股价当日大涨6.42%,报收93.65港币,市值达到5449.73亿港币(截止到今天,进一步涨到5460亿港币)。

被资本看好,是因为一家年营收近1000亿,年流水6821亿的大型平台,实现了49.5%的年度增幅,无论在哪个行业这样的表现都堪称优异。对于他们说,美团当然是一个良好的可持续投资的标的。

观点:为什么我说美团实质上的抽佣比例仅为4%左右

有网友留言问我“美团抽佣特狠,达到20%左右,为什么反映到财报上的盈利却不怎么多呢?”

今天我就把我文章中漏分析的这个维度以及关联的话题,尽可能的用每个人能看懂的逻辑说明白。

透过表面佣金看实质佣金:远远低于20%

一般来说,我们判断平台的抽佣多少,主要看各种报表数据,一目了然,似乎没有可探讨的余地。但在美团尤其是美团外卖的模式中,有一个连接消费者和商家的关键节点–配送骑手。这些配送骑手的工资谁来支付?我们必须搞清楚这个问题,才能评判美团的抽佣比例是多还是少。

事实上,美团佣金的8成以上都给了骑手(备注:财报显示,美团2019年399万骑手拿了410亿工资,占到了外卖佣金的82.7%),除了佣金美团额外还会给骑手补贴。

观点:为什么我说美团实质上的抽佣比例仅为4%左右

展开全文

因此,实质上来说我们应该“剔除工资,再算佣金”,假设美团20%左右的抽佣说法成立,那么美团的实际综合抽佣将会降低到4%左右。

美团真正赚的钱应该是这4%的部分,而非20%的部分。

对于美团来说,这几年一直强调并且落地一个举措“保障并且增强骑手利益”,对骑手利益的强化甚至比消费者端还要更多,这是为什么?因为美团明白保障了骑手利益,骑手就能以更饱满、更积极的心态工作,就能提供更好的配送服务,最终也是保障了消费者和商家的利益。

反过来看,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商家愿意和美团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愿意上美团下单,美团的边际成本就会进一步降低,规模效应就会进一步放大,最终运营效率越来越高。

我们再来探讨一个话题“美团的盈利水平不行吗?”

在2018–2019经济下行压力加剧的当下,企业盈利其实分两种,一种是真盈利,一种是假盈利。

观点:为什么我说美团实质上的抽佣比例仅为4%左右

有一些企业打着“过冬”的口号,开启了降薪、大裁员、关店、减少渠道减少和市场投入,然后年底时欣喜的发现盈利了。这种盈利其实就是假盈利,无法维持。

还有一些企业,在所谓的寒冬之际,加速布局和投入,继续强化技术研发和模式创新,给员工、给合作伙伴更多的回报,也能够盈利。这种盈利就是真盈利,也是可持续发展的盈利。

美团很显然是后者,后者的模式中每新增1元钱的盈利,比前者的1元钱盈利大了很多倍,无法相提并论。这个道理可能很多网友不理解,但精明的投资人都懂,所以我们经常能看到很多体量差不多大的公司,盈利少的那一方反而或获得更高的估值/市值,就是因为单位盈利价值更大。

对于美团这种级别的企业来说,如果真的按照某些人理解的是一个“只顾自己发展的自私平台”,那么它随时可以实现一年100亿甚至200亿的盈利。但美团为什么不赚这么多钱呢?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近期,美团官方做了预告,表示一季度会亏损。有人说是因为疫情,我认为疫情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一方面亏损是因为价值赋能,这些价值指美团在春风行动、春归计划以及伙伴补助方面的投入。换句话说,一季度如果美团真的亏损了,那么我们认为这种亏损要比缩衣节食来的盈利更有价值。

所以,我们判断一家企业的盈利能力,不仅仅要看盈利数量,更要看盈利质量。

佣金占比降低为什么还可以盈利:规模效应凸显、边际成本降低

纵观美团整个2019年财报,最大的特征无疑就是—-美团上市后终于盈利了!

如果仅仅看这个结论,很多人想当然的以为“那还用问,肯定是美团大幅提高了抽佣,自然而然就盈利了?”

实际上呢?与2018年相比,美团佣金收入占比(佣金在总收入中的比重)呈下降趋势,从2018年的72.1%下降到67.2%。如果美团大幅提高抽佣,那么占比应该更高才对。

那为什么美团反而盈利了呢?原因很简单,随着运营效率的提升、交易笔数的增加,美团的规模效应就会凸显出来,单位边际成本就会大幅度的降低,所以较少的投入或者较少的抽佣,会换来较多的盈利。

如果你无法理解什么是规模效应带来的边际成本降低,我给你举个iPhone的例子就明白了。苹果生产第一台iPhone的成本是几十亿美金,而生产第10亿台iPhone的时候成本可能只要200美金。

美团外卖的第一单,成本可能也在1亿以上(背后的技术体系和运维体系构建,都需要钱)。但美团外卖的第1亿、10亿、100亿单,成本就会急剧下降。而今天,美团外卖2019年有87亿个订单,2020年可能有上百亿订单,综合运维成本将会低到何种水平,不言而喻。

87亿笔订单相比较美团盈利水平的话,美团单笔盈利并不高。那么,美团一年6000多亿的盘子,钱主要被谁赚走了呢?不是别的,除了外卖骑手,就是商家以及产业链上的广大伙伴们。

我们可以大胆预计,未来在不减少骑手待遇甚至继续增加待遇、不增加商家佣金甚至降低佣金比例的前提下,美团将实现更大的盈利。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