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社交+直播”战略,能帮映客度过低迷期吗?

“社交+直播”战略,能帮映客度过低迷期吗?

编辑 | 于斌出品 | 于见近日,映客发布了公司2019年全年的财报。财报显示,映客2019年全年总营收为32.6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了15.3%;全年调整后净利润为7146.2万元人民币,同比减少了88%。

“社交+直播”战略,能帮映客度过低迷期吗?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

近日,映客发布了公司2019年全年的财报。财报显示,映客2019年全年总营收为32.6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了15.3%;全年调整后净利润为7146.2万元人民币,同比减少了88%。

在公布财报的同时,映客表示“公司于3月30日回购股份143.7万股,每股价格0.96-1.01港元,耗资142.59万港元”。其实,自今年1月以来,映客已经连续17次回购公司的股份,共回购1287.1万股,涉资1557.8万港元。

映客如此高频的回购公司股份,与其连续下滑的股价有很大的关系,映客想向市场传递出公司股价被低估的信号,以此来提振投资人的信心。

然而,根据近几个月映客的股价走势来看,回购股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截止到3月30日收盘,映客股价已经跌至0.99港元/股,总市值为19.87亿元,股价和市值双双大跳水。

需要指出的是,2018年7月映客在港交所上市时的发行价为3.85港元/股,上市之初股价甚至一度飙升至5.48港元/股。而如今映客的股价已经跌至不到1港元/股,市值蒸发了将近75%。

更为严峻的是,随着直播行业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各大直播平台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再加之跨界而来的短视频、资讯、电商平台都在发力直播领域,映客所要面对的外部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与此同时,在直播行业监管日趋严格的情况下,优质资源不断地向头部平台聚集靠拢,中小型玩家纷纷淘汰出局,行业的“马太效应”正在进一步凸显。在这样的背景下,业绩下滑、股价大跌的映客实在难以给到投资人信心,映客也将面临一场重大的“挑战”。

直播业务营收连年下滑,平台用户增长乏力

根据公开的财报可知,映客的营收主要来源于三个部分,分别是直播、网络广告和其他。而直播业务常年占据主营收的九成以上,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占总营收比重甚微。

展开全文

具体来看,2019年全年映客的直播收入为31.76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37.29亿元下降了15%;映客的网络广告收入为7244万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1.21亿元下降了41%;其他收入为1972万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984万元,增长了101%。

我们再看一组数据,2016年至2019年间,映客的总营收分别为43.35亿元、39.42亿元、38.6亿元和32.69亿元,连续4年呈现下滑的趋势。另外,2016年至2019年间,映客直播业务的收入分别为43.26亿元、39.18亿元、37.29亿元和31.76亿元,同样也呈现出连年递减的趋势。

显然,占据总营收超过九成比重的直播业务收入连年下滑,也直接导致总营收连年下滑,而这些又直接影响着映客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映客的股价一路下滑。

再往深层次看,映客直播收入下滑与其平台上的用户数量及活跃度也有一定的关系。早前,映客还会发布平台付费用户的数据,如今已经“悄然隐藏”。此前数据显示,2016年Q2映客公布平台的付费用户数量达到260万,2017年Q1付费用户数量下降至182万,再到2017年Q4平台上的付费用户仅仅只有65万。

此外,映客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量与头部平台也有较大的差距。最新财报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映客全年月平均活跃用户达2981万,相比2018年的2549万,同比增长了17%。

“增长17%”,看上去映客的表现还不错,但对比虎牙、斗鱼等头部直播平台上亿的月活用户,映客仅仅二千多万的月活用户实在“相形见绌”。再对比抖音、快手等跨界直播的短视频平台,它们4亿的月活用户也甩开映客好几条街。

在此情况之下,直播收入连年下滑、平台用户增长乏力的映客,已经到了必须要“开疆辟土”拓展新业务的拐点。

发力“社交+直播”,新方向挑战重重

对于目前营收、净利出现双双下滑的情况,映客官方表示是由于行业竞争激烈、直播业务受阻导致的。同时,映客表示2020年公司将会围绕“社交+直播”的战略发力,持续丰富产品矩阵,进行多元化布局以拓宽用户覆盖面。

让我们先来看一下,映客为了拓展业务都做了哪些“努力”。据了解,2019年映客先后推出了多款直播、互动娱乐以及社交领域的新产品。包括面向老年人的“老柚直播”、基于二次元的兴趣社区“StarStar”、语音交友平台“不就”和“音泡”,还有相亲交友产品“对缘”、地图社交产品“22”。

另外,2019年7月映客还斥资5.8亿元人民币收购了一款主打陌生人社交的产品“积目”,该产品类似于陌陌、探探,只不过目前还没有什么声量。

公开信息显示,截止到2019年10月,“积目”的月度活跃用户不过50万,并且尚未开始商业化,目前仍处于亏损阶段,仅在2018年就亏损了将近两千万。由此看来,收购了“积目”的映客并不能直接享受到产品的“果实”,还需要持续不断的为“积目”输血。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为映客捏一把汗。很明显,映客已经失去了在直播领域拔得头筹的机会,也无力与头部平台扳一扳手腕,所以它寄希望于开拓新的业务寻找增长点也是为了“生存”。

然而,如此全面又复杂多样的产品布局只会迎来更多更强劲的竞争对手。例如,在视频互动娱乐平台方向要面对抖音、快手、B站的强势打压;在陌生人社交平台方向要面对陌陌、探探等资深玩家的高位碾压;在其他更多细分小众社交方向,更要与互联网巨头们扶持的“不差钱”玩家一较高下。

这怎么看都是“拿鸡蛋碰石头”,头部平台尚有余力一搏,但股价连续下滑的映客玩得起吗?登陆了资本市场,映客的责任就更大了,所走的每一步背后都有千万双眼睛盯着。而此时处于低迷期的映客,真的能奋力一搏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