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卡还在,店没了” 你的预付款还好吗?

“卡还在,店没了” 你的预付款还好吗?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上海报道“卡还在,店没了”,疫情稍缓后,居住在南京的邓亮发现年前缴费的健身房“跑路”了。“疫情在家胖了不少,我准备开启2020年的锻炼,现在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健身房的器材也被搬空。”邓亮的预付卡、会员卡变成一张废卡,更令他无奈的是报得30节私教课也打了水漂。

“卡还在,店没了” 你的预付款还好吗?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上海报道“卡还在,店没了”,疫情稍缓后,居住在南京的邓亮发现年前缴费的健身房“跑路”了。“疫情在家胖了不少,我准备开启2020年的锻炼,现在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健身房的器材也被搬空。”邓亮的预付卡、会员卡变成一张废卡,更令他无奈的是报得30节私教课也打了水漂。

“我还没跑几次步,它却跑了路。”邓亮加的维权群中人数超过30人,他表示老板和私教都已经联系不上,维权只能靠拨打12315投诉热线进行。“尽管一个人的损失可能只有数千元,(但)受害者加起来数额可能达几十万元、上百万元。”

记者在微博、贴吧等社交平台搜索发现,受资金链影响,不少门店关门停业,疫情期间消费者吐槽健身房、美容美发店跑路的不在少数。但大多数消费者报以无奈的态度,甚至是维权之路也异常曲折。健身房、美发店、洗车店、餐饮店等为了绑住客户消费,采取办卡充值方式,客户可以享受返现、会员价等折扣力度。此类卡被称为单用途预付卡,持卡者只能在发卡机构指定的商户或门店消费。在经常光顾的店里办卡,若不出现“跑路”、“暴雷”事件,则相安无事,一旦发生,维权颇难。

根据《2019消费者满意度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服务类投诉占比超54%,超过商品类投诉,其中预付费产品尤为突出,集中于娱乐健身、美容美发、餐饮住宿等领域。被投诉最多的问题包括霸王条款、关门跑路、服务减少、隐私暴露等。

花式预付款

邓亮报的健身房位于南京明发附近的健身工作室。邓亮在2019年10月份办理了两年期的会员卡和30节的私教课程。“当初健身房宣传办一年送一年3200元,价格实惠。”

“疫情期间健身房停业,消费者都理解,但迟迟没等到公开营业时间,我偶尔跑过去看发现里面搬空了,原先放置跑步机和健身器材的场地空无一物,健身房的负责人和私教一个都联系不上,才明白老板跑路了。”邓亮表示,在维权群里,多位会员卡未到期,甚至办理了3年、5年的卡费不在少数,私教课一直是健身房赚钱的核心,每节在280元左右,统计下来,受害会员涉及费用在几十万级别。

除了健身房失踪,美容美发店、餐饮店都有不同的停业倒闭案例。实际上,消费者在办理预付卡时往往遭遇商家套路,办卡后面临承诺不兑现、服务质量打折扣、违反约定又加价等情况,想要维权又面临退卡难、举证难、上诉难等困境。

展开全文

此外,记者在社交平台上也发现,在疫情期间,一些商家为回笼资金,以到店就餐以设备升级为由,不再支持卡内余额消费,只接受现金或刷卡消费,引发消费者的不满。一位消费者表示:“我在熟悉的一家辣庄火锅就餐后结账时,发现不准使用储值会员卡,难道我之前充值的预付款就不是钱吗?”

对此,浙江恒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季节告诉记者:“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合同不能履行,是不可抗力,在消费期间以各式名义拒绝预付款消费是属于侵占行为,可向工商部门进行投诉维权。”

同时在上海知名护肤品的外企白领崔灵向记者表示,理解疫情期间自己喜爱的餐厅做法,会购买预付款进行充值,希望能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从商家角度讲,发行预付卡可迅速回笼资金实现“钱生钱”;从消费者角度可通过预存较大金额的资金,来获得较大幅度的折扣优惠。目前也存在大量商户进行预付款的宣传活动,来缓解疫情带来的资金压力。

家住浙江温岭的李敏告诉记者,近期她家楼下的水果菜品连锁店在进行会员日充值搞活动,且异常的“大方”,令她心动之余不得不提高警惕。“会员日充1000送150,充3000送800,充5000送2000,多充多送。第一天全额到账,赠送部分按月返还。”

记者就以充5000元送2000元,第一次到账5000元,往后的20个月每月到账100元形式返还的活动为例粗略估算,若不考虑其余因素,消费者在20个月内每月平摊用完,菜品连锁店预付款实际融资成本接近40%;若顾客消费较高在第一年时间内就将原本的5000元消耗,之后每个月返还100元的形式其融资成本大约在50%以上;按照本金消耗时间程度,花费的越快,其融资成本越高。

其如此高企的成本,若按照正常盈利的商铺仍存压力。背后的风险不言而喻,以互信为基础的商业模式最大的隐患就是商家失信。

规范堵漏在即

2012年出台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正式将单用途预付卡纳入法律监管范围。办法中明确提到,发卡企业应在开展单用途卡业务之日起,30日内办理备案。

“实际上大多企业商铺,压根就没备案过,也备不了案。因为这个管理办法,对备案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上述律师告诉记者。

譬如,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1000元。单张单用途卡充值后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前款规定的限额。预收资金只能用于发卡企业主营业务,不得用于不动产、股权、证券等投资及借贷。主营业务为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的发卡企业,预收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其上一会计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的40%。规模发卡企业、集团发卡企业和品牌发卡企业实行资金存管制度。规模发卡企业存管资金比例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的20%。等多条规定,既是对消费者的保护,也是对发卡企业的约束。

“这几年不少跑路的企业,几乎大部分没有备案,充值上万的各种健身房、美容室、琴行等。实际上,日常消费中发行预付卡的多是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因此,市场监管部门也有苦衷,基层执法在一定程度上面临无法可依的困境。”季节坦言。

另一方面,消费者到法院起诉时很难立案,又因费时费力,最终放弃起诉只能自认倒霉。

在金融科技发达的现在,深入场景运用成为新的消费蓝海。记者从蚂蚁金服了解到,3月份芝麻信用将“轻会员”升级成为“芝麻GO”服务,通过信用担保的形式来解决消费中存在预付费信任难题。

大致的流程是结合消费者的芝麻信用分或冻结花呗额度,无需预付会员费,就能享有相应的会员服务;若获得优惠超过会员费,或履行约定任务,只扣会员费;如未达到,则不收会员费,扣回已享优惠。

对此,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匡贤明认为,相比传统预储值会员卡模式,“芝麻GO”这种信用担保的模式,无需预付费,充分保护了消费者利益,同时也消解了资金担保模式的风险,未来将成为商家经营的主流趋势之一。但传统预储值会员卡模式预计也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继续存在,两者将长期并存。

沪上从事支付行业的人士告诉记者,“消除法律上的盲点甚为关键,尽快出台全国范围内的单用途预付卡管理办法和法规,设立备案登记制度,交付保证金或担保措施来提高发行门槛降低风险。事后的监管可以用金融科技、征信体系手段,一旦发现商户违规跑路,将对今后的经营活动上黑名单进行限制也是堵漏的方式之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news/9303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