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 法国养老院上千人病亡:缺乏检测和物资,数据上报迟滞

法国养老院上千人病亡:缺乏检测和物资,数据上报迟滞

记者走访法国村庄:一个养老院就有25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记者走访法国村庄:一个养老院就有25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当地时间4月8日,法国卫生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国医院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为82048例,养老院等社会医疗机构的病例为30902例。法国累计死亡病例达10869例,其中约有30%多的病亡者来自养老院。

法国4月2日首次公布了养老院的疫情数据。法国目前区分“通过医院确诊”的病例和养老院等“社会医疗机构”的病例,后者目前的数字包括确诊病例和“可能的”病例,但是不完整,8日的数据因技术故障未能更新。

法国24电视台此前报道称,由于老年人更易受新冠肺炎侵袭,法国7000多家养老院被形容为“定时炸弹”。法国的养老院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缺乏病毒检测,数据报告迟滞

法国24电视台上周报道称,长期以来养老院都是法国医疗保健系统中被忽视的一环。在3月给卫生部长的一封信中,法国养老院工作人员协会警告说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最终导致超过10万人死亡”。

许多养老院缺少新冠病毒检测。比如法国东北部米卢斯市附近的一家养老院截至4月3日已有9名老人死亡,其中7人出现了典型的新冠肺炎症状,但由于没有检测工具,无法确定他们的死因。

法国卫生署署长萨洛蒙7日也说,养老院的死亡病例数据仍然不完整,还有养老院的数据未报告。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 4月8日的报道称,养老院数据统计的延误导致没有及时调拨物资,以加强养老院的疫情防控。养老院联合会称存在多个数据上报系统、中央和地方规定有时出现分歧,这都导致了额外的行政工作;但有匿名卫生官员称,仍有一些养老院没有及时上报病例信息,虽然出现了死亡病例却从未报告,“我们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4月6日,法国卫生部长韦朗宣布将启动一项为弱势群体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的行动,主要面向养老院里的老年人、残疾人和专业陪护人员。

物资和资金匮乏

法国24电视台报道称,在医疗资金和设备方面,养老院长期以来一直处于最底层。“医院是重中之重,没人关心养老院。”法国东部阿尔萨斯地区一家养老院的助理护士莎拉·马瑟纳(Sarah Marcenat)说,“我们没有条件进行真正的护理工作,我们只是在做求生的工作。”

法国24电视台称,当法国医院因为口罩和其他防护装备的极度短缺而苦苦挣扎的时候,一些养老院更是没有收到任何物资。政府无法为一线人员提供基础的防护用品,相关规定也不断在改变:“必须”戴口罩的规定几天后就变为“建议”戴口罩。

相反,养老院的负责人被鼓励囤积尸体袋。一位负责人对法国《世界报》透露,“(政府向养老院强调的)是尸体袋而不是口罩,传达的信息已经很清楚了。”

法国中西部曼恩-卢瓦尔省一家养老院的前工作人员米丽埃尔(Muriel)说,工作人员每天只有一个口罩来为他们提供有限的保护。“口罩的种类几乎每天都在变,这取决于捐赠者。”她说,“我们从当地市长、牙医甚至是建筑检查员那里收到了一些(口罩)”。

米丽埃尔被分配到了照顾可能有新冠肺炎症状的老人的隔离区,她必须与下一班接替她的人共用一套简陋的防护装备。两周后,米丽埃尔辞职了,因为担心感染上新冠病毒并传染给她年迈的父母。

展开全文

孤独的老人与不满的工作人员

Politico 8日的报道称,法国目前有60多万名老人住在养老院中。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7日就呼吁民众不要去养老院探访亲人,3月17日,法国又实施了全国范围内的限制措施,禁止非必要的出行。有一些老年人的亲属抱怨一些养老院的信息不透明,比如法国南部城市穆然的一家私营养老院,这家养老院中有34人死亡。

莎拉·马瑟纳也说,许多老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隔离,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也没有人来探望他们。

“想到老人们会独自在房间里离开人世,我感到很害怕。”马瑟纳说。不过,她和她的同事们会尽量组织老人与他们的家人视频,并接听老人家人打来的电话。她说,“这些家庭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

马瑟纳所在的养老院的25名值班人员中已有15人生病,工作人员只能请求增援、加班工作,管理人员也在必要时到一线工作。

卢瓦尔河谷中部一家养老院也有多人出现症状乃至死亡。随着该院院长和其他的工作人员也感染上了新冠病毒,另一家养老院的负责人皮埃尔·古阿博(Pierre Gouabault)已经介入了这家养老院的看护工作。他设法组建了一支新团队,从医学院招募学生,从法国各地招聘了后备护士。

据法国24电视台报道,和许多医务工作者一样,莎拉·马瑟纳并不满意政府对危机的处理方式,在此之前,他们经历了多年的预算削减、数月的罢工和对于全国各地医院和养老院的糟糕状况的抗议。她对政府反应“太迟”感到愤怒。

“我们没有得到关注,我们的工作没有被重视,我们得到的报酬极十分微薄。” 马瑟纳说,“现在我们需要冒生命的危险。但如果我们不这么做,那么谁来做呢?”

(实习生张佳琳来自上海外国语大学多语种新闻班)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news/9375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