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中期选举前,拜登正在为“小考”发愁

中期选举前,拜登正在为“小考”发愁

2021年的11月,美国又在选举。当地时间11月2日,美国多地迎来了“非大选年”选举(Off-year Election)。美国民众需要投票选出两个州的州长、多座城市的市长以及大量地方官员。

2021年的11月,美国又在选举。

当地时间11月2日,美国多地迎来了“非大选年”选举(Off-year Election)。美国民众需要投票选出两个州的州长、多座城市的市长以及大量地方官员。

尽管此次选举并不像总统选举那般引人注目,但也不可谓不重要。“美国总统拜登执政将近一年,这一系列选举可以算作对全国政治生态环境的测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撰文指出。

不过,就选举结果来看,民主党或笑不出来。民主党在弗吉尼亚州选举中意外失利,新泽西州选举战况焦灼,最后以微弱优势险胜共和党。民主党人士指出,此次选举结果就像“深夜的警铃”,除非拜登和其他民主党领导人能够有效解决选民的不满情绪,否则民主党势必会在中期选举失去国会多数席位。

“喜忧参半”的两州选举

在今年的选举中,只有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进行重选。

其实,或许正是因为选举时间的“独特性”,才凸显出它们的重要性。这两州的选举在总统选举的后一年,中期选举的前一年。CNN指出,因此这两场选举可以被看作是对拜登执政的初步评估,以及对未来中期选举政治环境的测验。

但在这份答卷中,民主党表现并不如其预期强劲。

民主党先是丢掉了弗吉尼亚州。共和党州长候选人、政治新人扬金击败民主党州长候选人、民主党老将麦考利夫,成为自2009年以来第一位赢得该州州长选举的共和党人。

“扬金的胜利给了拜登当头一棒。”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撰文评价道。

中期选举前,拜登正在为“小考”发愁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3日,共和党州长候选人扬金赢得美国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图/IC photo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拜登以10个百分点的优势战胜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拿下了弗吉尼亚州。在今年整个夏季的民调中,麦考利夫也都处于领先位置,结果却在正式选举中败北。“麦考利夫的失败令人震惊。”彭博社指出。

展开全文

复盘两人的竞选表现,美联社指出,扬金的胜利或部分在于他破解了与特朗普相联系的“密码”。这是扬金首次竞选公职,他既不完全“拥抱”特朗普,也拒绝谴责这位在共和党中仍很受欢迎的前总统。“扬金向共和党人展示了‘后特朗普’时代的潜在前进方向,未来或有更多人采取类似策略”。

“扬金的策略比较聪明。”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特朗普本身在美国国内有极强争议性,但他又在共和党内部保持很大影响力,两种因素作用下,无论如何对特朗普表态,都难免得罪另一边,所以较好的方法就是“若即若离”,再以自己的政策纲领靠近地方选民。不过,各州选举都有自己的特殊性,也很难说扬金的策略在共和党内有普遍推广意义。

在先输一局的情况下,民主党惊险保住了新泽西州。

当地时间11月3日,新泽西州现任州长、民主党候选人墨菲以微弱优势反超赢得选举,获得连任,他也成为44年以来首位连任该州州长的民主党人。

民主党终于“松了一口气”。《纽约时报》指出,不过,这场选举竞争也让共和党人看到了希望,未来可以在该州进一步巩固选民基础。

整体观察两州选举,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民主党成绩是一胜一负,但从票数对比上来看,两场选举中双方票数都极为接近,没有出现压倒性胜利,两方拉锯情况明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美国政治秩序持续分裂。

除两州选举外,美国还有多个城市进行市长选举。从选举结果来看,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少数族裔候选人的当选创造了该城市的选举历史。

在波士顿,华裔市长候选人吴弭成为马萨诸塞州首府史上首位少数族裔女市长。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区长埃里克·亚当斯赢得市长竞选,成为纽约市历史上第二位非裔市长。美国中部堪萨斯州堪萨斯城、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也纷纷迎来首位非裔市长。

身处选举周期之外的“异类”

其实,2021年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美国“选举年”。

美国每四年举行总统大选,在总统任期中间进行中期选举,美国国会大部分成员都会在中期选举改选。这意味着,美国通常的选举年都是偶数年。

然而,全美50个州的选举并不都与选举周期“脚步一致”。其中,11个州会在总统大选年举行选举,36个州在中期选举中重选,5个州会在奇数年进行换届选举。(注:新罕布什尔州和佛蒙特州的州长任期均为两年,所以在大选年和中期选举年都会重选。)

中期选举前,拜登正在为“小考”发愁

“非大选年”选举以及其重要性。/社交媒体截图

各州选举时间相互出入,主要与历史原因有关。美国政策分析师马瑞莎·斯特拉诺(Maresa Strano)指出,直到19世纪后期,美国各州的选举时间都有很大差异。1872年,美国国会将众议院选举日程标准化,使其与总统大选一致,大多数州认为同步选举周期最划算,但也有部分州当时出于避免监管、寻求独立以及种族问题等其他原因考虑,将自己置于周期以外。

就此往后,各州又经历了法律的来回调整,任期的延长缩短,才逐渐形成了人们所熟知的选举传统。

另外,偶发因素也会导致“非大选年”的选举。王勇表示,除历史原因外,如果当地领导人去世或出现其他问题,导致职位出现空缺,也会出现补选。

提前敲响的“警钟”

“经历了意料之外的失败后,民主党为2022年的中期选举拉响了警报。”《纽约时报》撰文指出。

当地时间11月3日,大量民主党人恳请拜登和其他民主党议员提升民众生活质量,他们指出,正是这些问题困扰着他们的候选人。

选举结果反映的是选民的情绪。《纽约时报》指出,民主党遭遇挫折,这意味着选民对持续不断的新冠疫情感到疲惫,对物价暴涨和物资短缺感到愤怒。

王勇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30年中,美国发展的同时也积累了矛盾,社会结构发生巨大变化,其中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贫富差距过大 。新冠疫情不仅进一步冲击美国经济,还引发了价值观的剧烈冲突。拜登执政后,这些情况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其支持率一降再降。选民做出的选择也是在发泄对民主党执政的不满。

另外,选民或想对民主党施压。刘卫东认为,选民对于在位者的期待很高,如果执政党不能很好满足他们的需求,选民就倾向于给现任政府造成一定压力,希望他们在未来执政中有所改善。

中期选举前,拜登正在为“小考”发愁

经历了意外的失利,民主党为2022年拉响了警报。/社交媒体截图

“对于民主党而言,这是一个‘令人生畏’的信号。”美联社指出。

许多民主党人表示,除非拜登和其他民主党解决选民的不满情绪,回应选民关切,否则民主党肯定会在中期选举中失去国会多数席位。

拜登也在试图对选民做出保证。

面对选举结果,拜登在白宫对记者表示,“选民希望我们把事情做好”。他正在推动民主党结束在两项国内议程上长达数月的僵局,一个是总额达1.75万亿美元一揽子支出计划框架,另一个是价值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拜登补充道,“我们必须拿出切实成果来改变选民的生活水平,给他们喘息的空间。”

距离中期选举还有整整一年时间,民主党前景并非完全悲观。美联社指出,本次选举结果只是为明年的中期选举提供一些可能的线索而已。拖累民主党的两大因素是新冠疫情和导致物价上升的供应链问题。华尔街的大多数预测都称,美国明年的经济将强劲增长。因此,在未来一年中,这些情况都可能得到改善。

不过,就明年中期选举而言,可以预见的是两党将展开激烈的争夺。王勇表示,因为这次中期选举对未来美国政府运作具有极大意义。虽然目前民主党在国会席位中稍有领先,但从历史数据上来看,执政党很容易在中期选举中丢掉国会多数议席,如今拜登过低的民调支持率也在加剧这种可能性。

“一旦民主党丢失多数席位,拜登政府可能提前进入‘跛脚鸭’状态,他的施政理念将更难得以实施,对于美国经济、政治、社会及对外关系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王勇说道。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吴兴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news/guoji/1938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