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纽约时报》:长期忽视保守群体,民主党正在农村白人社区中溃败

《纽约时报》:长期忽视保守群体,民主党正在农村白人社区中溃败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民主党阵营在被视作中期选举“风向标”的弗吉尼亚州长选举中失利。对此,《纽约时报》11月6日刊发专题报道,分析了民主党失败的原因之一——忽视农村白人。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民主党阵营在被视作中期选举“风向标”的弗吉尼亚州长选举中失利。对此,《纽约时报》11月6日刊发专题报道,分析了民主党失败的原因之一——忽视农村白人。

这篇名为《民主党觉得他们美国农村白人中的支持率已经触底,但未来显然还会更低》的专题报道表示,由于民主党对于农村白人群体长期的政策性忽视,美国农村的白人选民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滑向共和党”,如今民主党担忧农村白人像支持民主党的美国黑人群体一样,成为共和党“铁票仓”。

报道采访了十几位支持共和党的弗吉尼亚农村地区的白人居民,这些居民普遍认为,自己在民主党的“身份政治”中没有一席之地,民主党长期忽视他们,此外美国民主党过火的社会运动已经把美国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然而,尽管一些民主党政客认识到了这一点,呼吁改善民主党在农村地区的形象,但不少分析机构悲观的表示,民主党人依旧不愿意向这些“必输之地”提供资源。

报道截图

白人孩子像怪物一样被对

美国东部当地时间3日凌晨,弗吉尼亚州的计票初步结束,54岁的共和党亿万富豪候选人杨金击败了民主党人候选人特里·麦考利夫,赢下了弗吉尼亚州的州长选举。

而在具体县市投票方面,几乎全弗吉尼亚的乡村地区都“翻红”,支持杨金,只有诺福克、亚历山德里亚等少几个弗吉尼亚州大城市的居民更支持麦考利夫。出口民调显示,杨金以70%的选票在弗吉尼亚州的山区获胜,高于特朗普去年在总统大选中获得的63%的选票。

《纽约时报》:长期忽视保守群体,民主党正在农村白人社区中溃败

亚大民主党各个县市溃败

位于阿勒格尼山脉、仅有499人的弗吉尼亚乡村保守小镇巴斯镇,几乎全镇居民都支持了杨金。当共和党在州长选举中大获全胜时,当地选民欢呼雀跃。

对于白人农村居民在州长选举中倒向共和党的原因,《纽约时报》6日专程采访了十几位支持共和党候选人杨金的巴斯镇白人居民。其中一些选民认为,自己从来没有获得民主党的政策倾斜,同时他们对于民主党激进的种族政策十分不满。

展开全文

61岁的居民伊莱恩·内夫说:“我们夺回了弗吉尼亚,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赢过了。”

内夫是当地一家五金店的店主,店里装饰着手持加特林机枪的特朗普形象。内夫称新冠病毒疫苗是一种“毒药”,并表示她担心民主党人正在计划对特朗普的支持者建立“灭绝营”。

汉密尔顿是当地一位68岁的参加过越南战争的退伍老兵。在谈到拜登总统时,他表示,现在能发生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让拜登和那个女人离开白宫。”

68岁的退休工人约翰·赖特表示,他已经不相信主流媒体,他说自己投给杨金实际上是在给特朗普的投票。赖特说:“我不在乎主流媒体说月球上满是奶酪,或者有宇航员从月球带回来一些奶酪,如果媒体这么说,我也不会相信。”

弗吉尼亚州巴斯县居民凯伦·威廉姆斯是一处度假房屋的管理者,她对现任弗吉尼亚州州长、民主党人拉尔夫·诺瑟姆在疫情期间关闭学校、支持以种族为重点的进步教学政策、拆除南部联盟的雕像和纪念碑感到不满。她称这是民主党“批判性种族理论”又一例子。

她说:“白人孩子不再被允许是孩子,现在美国人把白人孩子当做怪物一样去对待。”

此外,在巴斯县,一小部分选民认为经济问题是该地区变得更加支持共和党的原因。他们表示,在油价上涨、通货膨胀和工资停滞之前,两党在该地区话语权相当,但如今他们已经看不到民主党人。

69岁的图书管理员莎伦·林赛说,今天的民主党自由主义者认为她所居住的地区天生就有种族主义或偏见,这让当地人感到被冒犯了。林赛说:“我们知道他们不看好我们,他们从来不跟我们说话。我们从未见过他们。总是能看到共和党人。

民主党的支持率最低可能为0”

《纽约时报》表示,在弗吉尼亚州长选举失败以后,民主党的恐慌正在加剧。在执政不到一年之后,民主党正面临着严峻的未来——该党已经难以激励选民,而且在信息战争中继续输给共和党。

《纽约时报》称,杨金的获胜将是一场连锁反应。杨金是一位政治新人,他在州长竞选中大力宣传要修正民主党的激进教育改革政策,并尽可能和前总统特朗普拉开距离,他的胜利可能会为共和党提供一张明年中期选举的“路线图”。

民主党人经常把他们的精力集中在摇摆不定的城市郊区和选民较多的城市,长期忽略倾向保守的白人农村社区。随着弗吉尼亚的选举失败,而民主党如今担心,情况可能会更糟,共和党人可能已经拥有了美国农村地区的铁票仓。

在美国,农村的选票份额一直在稳步下降,但仍然足够强大,足以在政治上发挥作用。《纽约时报》分析称,共和党此前从未有过像民主党的黑人选民那样可靠的“铁票仓”,黑人群体中高达90%的选民为民主党选票。如今,农村的白人选民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滑向共和党。

对于民主党来讲,当前美国农村居民滑向共和党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城市居民滑向民主党的速度。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2020年的一份报告从1999年到2019年,城市向民主党倾斜了1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农村地区向共和党倾斜了19个百分点。

“在美国农村,民主党的支持率最低可能到。”研究选民行为的“进步数据组织”(Data for Progress)高级分析师伊桑·温特说。“我这分析是认真的。”

对于农村居民倒向共和党的原因,《纽约时报》分析称,当下民主党的想法和议题,在小城镇或与乡村可能会令人反感。巴斯县的选民大多是狂热的狩猎爱好者者和保守的福音派教徒,他们长期反对民主党自由主义者在枪支权利和堕胎问题上的立场。

民主党金主并不愿意向“必输之地”投入资源

对于弗吉尼亚州的溃败,许多民主党人已经“敲响警钟”,认为民主党不能再继续忽视农村问题。

前蒙大拿州州长、民主党人史蒂夫·洛克说:“弗吉尼亚州的农村选情应该敲响警钟,农村居民们并不觉得我们民主党在向他们提供任何东西,也不觉得我们在倾听他们的呼声。”

曾在2020年领导众议院民主党竞选团队的伊利诺伊州众议员谢里·布斯托斯说,民主党人正在全国面临一个形象问题,不能再在乡村地区溃败下去了。的许多民主党都认为应该在大城市投入资源,而忽视较小的城镇,这是“政治上的玩忽职守”,同时也是不尊重人的。

明尼苏达州民主党众议员迪安·菲利普斯呼吁民主党人将“地理平等”与“种族平等”和“经济平等”一起纳入他们的议程,他说:“对于一个以包容性为基础的政党来说,恐怕我们的行为过于排外了。明尼苏达州民主党的全名是民主-农民-劳工党(Democratic- farmers – labor Party),但现在农民和劳工都不支持我们。”

民主党人莫妮卡·特兰内尔在竞选视频说:“他们觉得民主党人看不起美国农。”

一些民主党人敦促民主党加强对农村地区的宣传。一些人认为,比如全民医保和免费社区大学等政策可以帮助传播自由主义思想。其他人则敦促民主党候选人重新关注农村经济,如就业项目和改善农村宽带等民生议题。但目前还不清楚选民是否愿意倾听。

然而,尽管呼声很多,但民主党的金主们并不愿意向这些“必输之地”投入资源。民主党竞选组织“为了竞选事业努力”(Run for Something)执行董事阿曼达·利特曼也证实了这一点,她表示她很难说服民主党向深红地区的居民区投入资源,因为这样做很有可能得不偿失。

她说:“让民主党的金主们相信‘向共和党票仓提供更多投资以止损’这样的理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们确实需要这么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news/guoji/2249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