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体育 惨!申花旧将滞留武汉 球队解散还被拖欠百万薪水

惨!申花旧将滞留武汉 球队解散还被拖欠百万薪水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熊飞和辽足的合同还有一年。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对于中国低级别联赛中小俱乐部来说,有些难熬。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惨!申花旧将滞留武汉 球队解散还被拖欠百万薪水

熊飞和辽足的合同还有一年。

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对于中国低级别联赛中小俱乐部来说,有些难熬。

上赛季参加中甲联赛的广东华南虎、四川FC、上海申鑫、辽足或是已经解散,或是即将解散。所有的球员,都面临再就业的难题。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球员们的再就业并不容易。尤其是武汉籍球员,之前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前申鑫球员毛诗鸣就因为回武汉领结婚证书遭遇封城无法外出。

这绝对不是孤例。曾在上海申花效力8年之久的熊飞,最近两个月也因封城只能待在武汉。而直到现在,辽足依然没有宣布“死亡”,这种被“吊着”的感觉,让球员非常难受。

面对澎湃新闻记者,熊飞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惨!申花旧将滞留武汉 球队解散还被拖欠百万薪水

熊飞曾在上海申花效力8年之久。

展开全文

冬训结束回家过年,封城了

和熊飞的这次采访是3月23日进行的,而采访结束后没几天,武汉春回大地——最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熊飞是标准的武汉伢,今年的1月22日,辽足结束了在广东佛山的冬训,队员可以各自回国过春节,熊飞买了一张广州飞家乡武汉的机票,下午出发,傍晚就到了武汉。

那段时间武汉的状况其实已经比较严重了,还没有等熊飞睡上一个安稳觉,23日凌晨,武汉就宣布了封城的消息……

熊飞这段日子一直和妻子两人住在一起,1月熊飞在佛山冬训的时候,妻子一直在武汉,熊飞说他妻子感觉这个病爆发得太突然了,“她1月19日还和朋友一起出去,外面看上去一切正常,到了21日,大家就看到了新闻(钟南山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有点措手不及。”

就这样,熊飞和妻子两人开始了居家生活。熊飞回忆,刚封城前两天,只要自己做好保护措施还是可以去超市的,后来政策逐渐开始变严格,大家就只能居家,日常物资都是家人通过微信团购。

前两个礼拜,熊飞所在的小区,每家可以派一个人出去采购物资,每次两小时。熊飞想了一下,为了安全,还是选择尽量不出小区,“一切都在慢慢恢复正轨吧。”

之前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熊飞每天都不能出门,他只能准备一个瑜伽垫,做一些简单的身体训练。随着疫情缓解,上周熊飞已经可以下楼去小区里面跑步

惨!申花旧将滞留武汉 球队解散还被拖欠百万薪水

熊飞也是申花多年的老臣。

他被拖欠了百万薪水

就在熊飞居家武汉期间,辽足无法准入中甲的消息已经确定,虽然球队还没有最终宣布解散,但参加2020赛季中甲联赛可以说彻底没有希望了——对于熊飞来说,这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

首先,一旦辽足宣布破产,这意味着所有球员被拖欠的薪水,彻底要不回来了。球员们也很着急,24日上午,辽足部分队员前往辽宁省体育局请愿,恳请体育局帮忙协调补发欠薪以维持正常生活保障。

据新华社报道,辽宁省体育局表示,非常重视球员的诉求,也支持球员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由于与运动员签署合同的是职业化俱乐部,相关材料已经转至辽宁省足协和宏运俱乐部。

换句大家都能听懂的话就是——体育局也没办法,也解决不了问题,你们还得找俱乐部。

目前,辽足拖欠了球员2018赛季的奖金、2019赛季的全部工资和奖金,熊飞说自己2019年就没有拿到过薪水,这的确是不可思议。有辽足球员感慨,他们还不如农民工,至少农民工工资还有保障。

按照中甲联赛的收入标准,熊飞至少被俱乐部拖欠了百万以上的薪水,“还好,以前踢了那么多年,有点积蓄,生活还不会有问题,这方面年轻球员面临的困难和压力,要更大。”

但是,熊飞必须要开始找新的球队了。2018年年初,熊飞和申花合同到期,自由转会辽足,双方签订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到2020赛季结束。虽然被拖欠了工资,今年年初,熊飞还是正常参加了球队的冬训,为新赛季备战。

“当时内心对于辽足还是有信心的。”熊飞坦言过去的一年虽然非常艰难,“但是俱乐部上下都还是蛮拼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包括附加赛都挺过来了,大家认为最后一定会没问题的,结果……”

如果和辽足没有合同,熊飞或许赛季结束后就可以联络下家。但剩下的一年合同,加上此前武汉的封城,还有辽足迟迟不宣布解散的状态,让熊飞为首的这批球员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

惨!申花旧将滞留武汉 球队解散还被拖欠百万薪水

熊飞外号“拼命三郎”。

32岁还不老,我能继续踢

被欠薪、疫情、还有不确定的未来……春节这段居家的日子里,熊飞多少还是有些迷茫的。他和妻子结婚多年,彼此间的沟通也能够化解很多问题,“慢慢的也就没有那么焦躁了,觉得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心态很重要。”

熊飞说,“有些事情改变不了,那只能努力去过好现在的每一天。通过疫情,我在武汉看到的东西更多,内心上就觉得家人安好比什么都更重要。”

这些年,熊飞的足球道路并不平坦。他遭遇过武汉雅琪和光谷的连续解散和退出,还在中甲南京踢过一个赛季。2010年加盟申花后,熊飞也并不是绝对主力,为了赢得属于自己的位置,熊飞唯有靠更加努力的拼搏。

熊飞并不是一个太善于言辞的人,他的朋友圈基本上不发任何内容,微博自从离开申花后也基本上处在空关状态,唯一的动态是在这段居家期间点赞了一条妻子发的美食微博。

在申花效力期间,他留下的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镜头是为了争球被队友李建滨踢伤,被送到医院缝针。而去年5月和7月,熊飞在和石家庄永昌、贵州恒丰的比赛中一次头部被踢伤缝了12针,一次嘴角被踢伤缝了30针。

为此,球迷送给他“拼命三郎”的称号,这是对他作风的最大肯定——过去两个赛季,熊飞在辽足出场率很高,2018赛季打了29场,去年因为几次受伤,也打了26场比赛。

“现在希望可以赶紧找到一个队,继续我的职业生涯。”1987年10月出生的熊飞刚刚过了32岁,他认为自己还能继续踢,“还没有想过退役。”

而随着本赛季中甲联赛扩军,届时会有一批上赛季打中乙联赛的球队递补参加中甲,以熊飞的能力和经验,对于这些中甲球队来说,肯定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sports/2183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