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原创 TT语音,变成社交软件后在危险边缘试探

原创 TT语音,变成社交软件后在危险边缘试探

编辑 | 于斌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这一代年轻人早已无法融入父母辈那种“吃饭喝酒麻将KTV”的社交流程,而现实中又受限于时空无法拓展交际圈,通过线上游戏与生活工作圈外的陌生人建立联系并因此产生情感连接。游戏,俨然已经成了新一代年轻人的社交货币。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这一代年轻人早已无法融入父母辈那种“吃饭喝酒麻将KTV”的社交流程,而现实中又受限于时空无法拓展交际圈,通过线上游戏与生活工作圈外的陌生人建立联系并因此产生情感连接。游戏,俨然已经成了新一代年轻人的社交货币。

手游和电竞早已经风靡大街小巷。刷屏的EDG夺冠时刻,在B站直播间的热度已经达到了4亿多,虎牙直播热度达到3亿多。从其各个网络平台的刷屏热度来看,电竞直播早已成为全民娱乐活动。

游戏的市场规模衍生出了游戏社交需求,即将上市的TT专注于游戏语音社交,由此收割了 1亿用户。但是,在诸多死于社交风气的社交平台的前例下,九成用户皆为95后00后的TT语音,却让人不得不担心,基于游戏的社交能健康地走下去吗?

从游戏语音到社交工具

最开始,TT语音只是一个语音工具。

2012年,中国手游行业开始进入爆发期,大量游戏从业者一窝蜂地扎入游戏内容制作行业,企图打造一个爆款游戏。但是当时大多数游戏还处在初创摸索阶段,还没有完善的语音交流系统,而玩家们及时沟通的需求却十分迫切。

基于此,趣丸网络选择从游戏语音工具切入,2014年TT语音一经推出就一炮而红,第一年注册用户量就突破了300万,在线人数超过6万,1年内流水就突破了一亿元。

但是工具类APP本身就很难实现可观的营收,而且,2016年之后,越来越多需要“开黑”的游戏都增加了内置即时语音系统,TT语音的核心业务就受到了冲击,不仅天花板太低,而且工具本身也成了鸡肋。

游戏中的“开黑”本身就是一种社交方式,因此,向社交转型成为TT语音最容易切入的路径。2018年,TT语音陆续增设语音直播、扩列聊天、pia戏、动态等动能,与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爆款手游深度捆绑,使得游戏玩家可以在TT语音内直接进行语音开黑、组队、上分等等操作,拓宽了TT语音的使用场景,日活用户平均在线市场突破两小时。

在游戏社交领域,TT语音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深耕玩家了。比如在找玩伴方面,王者荣耀的匹配机制不允许段位差别太大,很多玩家因为段位过高或过低很难在匹配到合适的相同段位的队友与对手,但是但是TT语音可以基于游戏以及性别找到同一段位的合适玩伴,以此认识到更有相同话题认知的游戏玩家。

原创             TT语音,变成社交软件后在危险边缘试探

展开全文

实际上,不仅仅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这样的手游有语音社交需求,其他游戏同样也有,但是不少小众游戏却没有资金和实力增添语音内置和社交频道。TT语音首页的“开黑”频道的“快速匹配”不仅覆盖了者荣耀、和平精英、使命召唤、第五人格等高热度手游,光遇、五子棋、你画我猜等休闲益智类游戏都有覆盖在,这使得TT语音不会成为某款游戏的附庸,却能成为游戏的最好玩伴,稳住老用户的同时还能为平台注入新鲜血液。

另外,TT语音也不满足于仅仅为了玩家找合适的游戏玩伴,还可以基于用户兴趣标签等信息,利用系统算法通过发放玩伴、找人雷达等功能将兴趣相投的人们聚集在虚拟房间语音房中,实时分享音频、视频、图片等内容,实现交友目的。除了“开黑约玩”外,TT语音还开设了找玩伴、娱乐等内容版块,

从这些功能来看,TT语音做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工具了,而是一个基于游戏的社交生态,满足了这一代年轻人所有线上娱乐休闲生活需求。

因此,TT语音也便拥有了游戏内容之外的生存空间,根据公开披露的数据,独树一帜的TT语音截止至2020年累计用户已经超过 1亿,环比增长超过80%。另外,平台MAU达到2000万,其中95后也就是Z世代用户占比高达90%。

在2021年上半年期间,用户平均每天在TT语音聊天室花费大约158分钟,用户平均每天发起超过850000个语音聊天室,与2020年同期相比增长45.6%。

沙利文在报告中指出,根据月活用户和收入数据,TT语音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移动语音社交平台及最大的以玩家为核心的移动社交平台。

天花板太低,增长太难

根据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6.65亿人 同比增长3.7%。也就是说,每6个电竞玩家当中就有1个TT语音用户。

但值得注意的是,TT语音在深度电竞玩家之外,其实知者了了。因为几乎每个热门游戏都自带社交功能,玩家可以在游戏内实现交流、组队等基础需求,随着游戏本身的语音交流系统日益完善,玩家打开语音辅助APP的几率势必会逐渐降低。

因此,说TT语音是在夹缝中生存也不为过,而且,这一夹缝使得TT语音也很难有市场规模的突破。

另外,语音社交软件实在是太多了,TT语音的可替代性非常高,先不说微信QQ可以组群开黑交流游戏,市面上还有YY语音、KK语音、hello语音等开黑软件与之竞争,相比下来,TT语音的竞争优势并不明确。

招股书显示,2021年上半年,TT语音的月活才达到1620万,横向对比欢聚时代、陌陌等社交产品过亿用户,不到2000万的月活用户规模称不上足够大。

天花板太低,死忠度不够,用户付费率也很低。从招股书的数据来看,2018年-2020年月活付费率分别为7.3%、7.1%、5.3%,2021年上半年的月活付费率甚至跌至5.1%,为历史最低水平。

另外,TT语音的目标用户是24岁以下的95后和00后,但是这一年轻群体消费能力有限,也很难促进更多的消费。

而且,TT语音的获客成本还不低。招股书显示,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趣丸网络的网络及营销开支同比涨幅为123.06%、120.88%,均高于同期营收增幅,也高于付费用户增长速度。

另外,作为辅助工具类APP,TT语音还需要解决用户留存的问题。在最开始可以因为组建玩伴下载TT语音,但是经过短时间的结识配对后,结成固定好友的玩伴往往都会发展到微信/QQ这类日常通讯软件中进行语音、对话、交友、开黑等活动。

原创             TT语音,变成社交软件后在危险边缘试探

就社交工具而言,微信和QQ大多数绑定了线下真实社交信息,因此用户卸载软件和账号的概率很低,而只是拥有互联网陌生人“好友”的小众社交APP,因为维系成本低从而导致卸载软件和账号的概率更大,使得用户很难真正地留存。

这样一来,TT语音反而成为微信QQ的导流中间商,用户很难真正地留下来。实际上,这个问题不仅仅是TT语音的尴尬,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微信QQ之外所有小众社交工具难以解决的尴尬。

涉灰色地带风险大

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都想做社交,马云的支付宝也不例外。然而社交功能很容易内置,但是做成社交APP却极难。

特别是游戏开黑交友确实是新一代年轻人的共同需求,但是基于游戏的社交,可以是兴趣,但却也更容易变质。

随着清朗行动的开展,“比心”、“小鹿陪玩”、“hello语音”等多款陪玩类软件因涉及诈骗、色情等违法行为被无限期下架,游戏陪玩社交软件已经成为未成年监管的高风险地带。

虽然TT语音没有被下架,但是并不代表它不存在这一问题。在TT语音的首页,相亲房间在线人数已经超过开黑、派对、听歌等房间。

原创             TT语音,变成社交软件后在危险边缘试探

“擦边球”内容可以说是用户的低素质劣根性,但是TT语音在这种擦边球社交当中属于是“点火”者,官方态度甚至可能暗含鼓励。不少用户反映,TT语音初下载注册完,就收到系统自动匹配的“立即私聊”,动态推荐中都是各种擦边球的发言和互撩的私信。

有媒体报道曾经指出,TT语音存在以未成年人名称命名的语音房间,部分语音房间中存在疑似淫秽、谩骂等语音内容,并且报道中指出,记者在调查期间平台并没有针对这些直播间做出阻断动作。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TT语音的投诉数量高达2705条,超过陌陌YY直播等老牌语音软件两部,投诉内容包括存在诈骗、诱导未成年人付费、骂人等问题。

今年还有公开报道,曾有一广州9岁女孩下载TT语音聊天交友平台后,结识了犯罪嫌疑人卢某,卢某以送礼物为名义向其红包,由于缺乏判断力,其前后共被骗12781元。

TT语音扩列游戏之外的社交兴趣内容可能助长危险讨论。在TT语音的“扩列”板块,未成年用户数量较多,且多数涉及早恋,情况并且极为严重,“未成年人公开发帖找男友”的板块甚至在APP内非常明显的推荐位置,甚至有色情内容予以明显推荐位置显现,还有隐晦的涉黄引流贴。

虽然社交软件无法对用户的所有语言进行监管,但是TT语音的目标用户主要为25岁以下的未成年及年轻学生,这样高风险的社交,确定不是玩火吗?

目前来看,TT语音没有未成年审核机制。下载后注册只需要手机收四位数的验证码就能完成注册,这意味着未成年人甚至都不需要解锁父母手机就可以完成注册,未实名也不需要关联任何第三方信息,即可用来与所有用户联系。

从其官方态度来看,虽然也搭建了青少年模式,但是模式之下多数内容却是学科类教育课程,显然,对于未成年人兴趣的健康社交并未有积极健康的策划引导。

虽然国家出台政策对于未成年人游戏相关行为进行限制,但是游戏的周边产业同样需要严监管,不管是直播还是陪玩,企业都应该积极履行好保护青少年的责任,不应该为了追求市场规模而放低下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tech/3160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