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众乐乐娱乐法日历|源代码泄露,上下游都能构成犯罪吗?

众乐乐娱乐法日历|源代码泄露,上下游都能构成犯罪吗?

源代码对游戏公司来说是核心资源。一套优质的游戏源代码,可以在市场上卖出不菲的价格;拿到手进行二次开发,也可以轻松获得丰厚利润。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近年来游戏公司源代码泄露的事件时有发生,除了企业自身安全措施不足,被黑客破解,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源于内部员工的盗取。

众乐乐娱乐法日历|源代码泄露,上下游都能构成犯罪吗?

众乐乐娱乐法日历|源代码泄露,上下游都能构成犯罪吗?

源代码对游戏公司来说是核心资源。一套优质的游戏源代码,可以在市场上卖出不菲的价格;拿到手进行二次开发,也可以轻松获得丰厚利润。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近年来游戏公司源代码泄露的事件时有发生,除了企业自身安全措施不足,被黑客破解,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源于内部员工的盗取。

对于一款游戏来说,源代码就是整个游戏的核心,而且侵权后比较难察觉。因为侵权方在抄袭源代码后,很可能会把游戏的界面、人物形象、道具、地图、技能重新改头换面,让人很容易觉得这是个原创的游戏,从而其侵权行为被忽略掉。

源代码按照类型区分软件,分为自由软件和非自由软件。自由软件公开源代码,免费即可获得;非自由软件不公开源代码,所有非正常手段获得其源代码的行为都是非法的。所以一般游戏公司的开发商为了确保自己在市场上的竞争力,都不会将游戏源代码公开,那么抄袭、篡改这类游戏源代码都是侵权的,而且这类情况往往还会涉及到侵犯商业秘密案件。

众乐乐娱乐法日历|源代码泄露,上下游都能构成犯罪吗?

展开全文

|一、在职期间主动发送|

伍迪兵在2010年担任珠海金山软件有限公司高级开发经理期间,违反与金山公司签订的保密合同约定,将金山公司旗下网络游戏《剑侠世界》的程序源代码通过QQ邮箱发送给了被告人李玉峰。

2011年6月至10月间,李玉峰通过他人将源代码编译成游戏《情缘剑侠》,而后伙同被告人孙笑天、宋明阳租用国外服务器运行私服,并开设网站招揽用户注册,后利用游戏中的充值项目,借助第三方交易平台收取客户的充值费以营利。期间注册会员达1万余人,非法经营额110余万元。

袁江力、熊志成从孙笑天、宋明阳处购得《情缘剑侠》私服后继续经营和维护网站、招揽新玩家、收取充值费用。这实质上仍是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互联网向公众提供属于权利人的网络游戏服务,系未经该游戏的正版软件《剑侠世界》著作权人许可而擅自复制发行,行为完全符合侵犯著作权罪。

袁江力、熊志成与袁志刚等人实施侵犯著作权犯罪的经营数额为40余万元,网站注册会员达4万余人,应认定具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在犯罪中,虽然各被告人分工不同,但均共谋实施犯罪,且相互协作、配合,应认定为共同犯罪。因此法院判决伍迪兵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李玉峰、孙笑天、宋明阳、袁江力、熊志成构成侵犯著作权罪。

|二、离职前拷走商业秘密|

一般来说,员工为完成公司任务所完成的源代码属于职务作品,著作权归公司所有。因此,员工在离职时员工无权带走、泄露、出售源代码,否则可能涉嫌侵犯著作权罪或者侵犯商业秘密罪。

案例一

北京麒麟合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麒麟科技)主要从事提供海外移动互联网服务方面业务,其公司核心技术以及商业模式均应用在海外市场。黄礼强、钱振鹏、李娴、裴智松4人曾受雇于麒麟科技,在职期间,4人事先合谋,利用工作时掌握的产品源代码、商业运营资料等商业秘密,研发与公司类似的手机安卓系统清理软件产品营利,并在离职前将资料带走。

2016年10月26日,4人筹备设立上海厚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乘公司),公司营利性业务为手机安卓系统清理软件,这些软件基本功能相同,涉嫌源代码抄袭。

2019年5月16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认为黄礼强等4名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据此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黄礼强有期徒刑2年4个月15天,并处罚金24万元;对钱振鹏、李娴、裴智松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年3个月15日,并处罚金15万元;追缴4名被告人以及厚乘公司违法所得680059.29元,予以没收。同时,麒麟科技保留追究民事法律责任的权利。

案例二

2006年3月,王某某进入上海征途网络公司,担任研发中心开发部程序员一职,负责征途网络游戏部分源代码的研发工作。3个月后,王某某离开征途公司,还私自复制了服务端源代码、客户端源代码及辅助文档,这是征途公司具有独立著作权的征途游戏的程序。2007年3月王某某,向两名买家出售了上述代码。同月15日、30日,王某某又将上述服务端源代码等分别以7万元和6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其他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王某某利用职务便利,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计算机软件并予以发行,违法所得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侵犯著作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三、付费购买/免费下载源代码牟利|

特别强调的是,明知他人是非法获得源代码而付费购买、免费下载源代码,并以此进行牟利的同样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罪或者侵犯商业秘密罪。

案例一

上海网之易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经暴雪娱乐国际公司授权,并经新闻出版总署、文化部批准,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运营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并享有相应的著作权。2012年10月至2013年5月间,被告人池×、池×1、胡×、李×、吕×等人,在浙江省台州市东港大厦浙江拓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内,利用从境外获取的服务器端程序及相关的客户端程序、登陆器软件等,架设《魔兽世界》私服,并以收会员费、贩卖虚拟物品等形式进行牟利。最终五被告人被判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至五年不等。

案例二

2012年6月21日,上海易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将计算机游戏软件《勇者之塔》在国家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后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推广、运营该游戏。

2014年2月初,李某从网上下载该游戏的源代码,并租用服务器,非法运营名为“极品勇者之塔”的私服网站,通过游戏玩家向李某控制的彩8平台、利保卡平台账户充值而获利,非法经营数额计人民币14万余元。同年2月24日起,杨某明知李某非法运行“极品勇者之塔”私服游戏,仍帮助其非法维护运营私服游戏。

最终,被告人李某、杨某被判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四、结语|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游戏源代码泄露现象还是比较严重的:一部分是公司自身安全防护不到位,导致黑客侵入破解泄露;更多的一部分是一些技术性员工在从公司离职后,顺手将源代码带走,或者挂到源码交易网站上直接出售,或者利用这些源代码制作游戏私服或者外挂,或者带着源代码跳槽到前东家的竞争对手那里开发同类游戏产品。

总之,三种方法都获利不菲:直接出售游戏源代码,价格会根据游戏受欢迎的程度和获取的难易度挂钩,幅度在几百块到上万元不等;制作私服和外挂更有狂揽百万元者;开发同类产品就更不用说了。

问题在于这些不单是侵权行为,更违反了《合同法》,因为这些游戏源代码都是前东家的商业秘密,侵犯商业秘密不但要背负民事责任,更有背负刑事责任的可能性,后果严重,需要谨慎。

众乐乐娱乐法日历|源代码泄露,上下游都能构成犯罪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tech/3554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