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科技 罗永浩与抖音交了个朋友

罗永浩与抖音交了个朋友

2020年4月1日晚上8点,罗永浩一边挥着手一边走进观众的视线,像是进入发布会大舞台一样进入到直播间。

2020年4月1日晚上8点,罗永浩一边挥着手一边走进观众的视线,像是进入发布会大舞台一样进入到直播间。

第一次做直播带货的罗永浩显然还未能适应这种模式,开始以为自己还有表现口才的机会,然而齿轮转动起来以后,根本没有时间让他来说相声。最后他也明白过来了“就是卖就完事了”。

首播成绩也是非常瞩目,成交额超1.1亿,累计观看人数4892万,光打赏就收入362万。恐怕罗永浩也没想到自己吃吃喝喝就能赚这么多钱。罗永浩的这次自救,暂时来看是成功的。

人人都知道罗永浩缺钱

罗永浩决定做电商直播,源自一篇招商证券于1月5日发布的名为《直播电商三国杀,从“猫拼狗”到“猫快抖”》的研报。

研报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指出直播电商将是个万亿体量的风口;第二部分讨论淘宝、抖音、快手三家做直播电商优势和劣势;第三部分讨论直播电商的投资机会。

没有人知道罗永浩经过了怎样的深思熟虑才做出直播带货的决定,但人人都知道罗永浩是缺钱的,罗永浩也在微博表示,正在想办法赚钱,主播赚的不是脏钱。做主播不仅可以还债,还可能挣的更多。

2019年11月3日,丹阳市人民法院一纸禁令让罗永浩多了个“老赖”的标签。随后,罗永浩发布长文章“一个‘老赖’的自白”自述了事情的原委,公司加个人总共欠7亿,还了三个多亿。从那时起,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罗永浩头顶悬着一把作价三亿元人民币的达利摩斯之剑。

之后,坚果卖给字节跳动,罗永浩自己也做了不少事情。小野电子烟、Sharklet抑菌黑科技,罗永浩为了还钱,追过风口,也想引领潮流,只是都不太合适。这一次再追风口,天时地利人和具备,老罗从研报中看到了曙光,走起了“卖艺还债”这条路。

罗永浩是一个网红,但是他离大家更近的身份是锤子科技的掌舵人,是一名企业家。在他做手机的时候,网红更多的是一种调侃。罗永浩直播带货存在错位,企业家做网红主播,这个话题足够有噱头,也引发了关于“降维打击”的讨论。

在直播的时候,罗永浩请来了小米集团副总裁卢伟冰、极米CEO钟波以及搜狗CEO王小川助阵,这种阵容要说没有降维打击是不可能的,别人直播没有这种排面和资源。

罗永浩与抖音交了个朋友

展开全文

但要说降维打击也确实不准确,罗永浩并没有打击到谁。

在售卖的商品中有一件商品名为“联想ThinkPlus USB-C口红充电器”的产品,提到“口红”这个字眼,罗永浩在刻意的回避,让锤子科技前副总裁朱萧木帮忙讲解,他并不想让别人去比较什么。

直播清单出来以后,大部分都是科技产品和食品,只有欧莱雅的洁面乳和碧浪的洗衣珠偏离了大方向。粉丝画像也与预期相同,观众80.5%为男性,19.5%为女性。

罗永浩与抖音交了个朋友

数据来源:抖抖侠

招商证券的研报写到:2019年直播电商的GMV超过3000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

罗永浩想赚的是未来那7000亿,不是现在的3000亿。这个市场够大,能容下李佳琪、罗永浩,也能容下其他入场的MCN。

听抖音话的罗永浩

这次他没有重新定义8点,准时开播了。

每个行业都有一套规则,遵从规则是在行业里可持续赚钱的好方法。

在新东方时期,罗永浩的个人意愿和风格与新东方所在的行业是契合的,所以这个时期他过的还不错,也成为当时的年度十大网红。之后,罗永浩总是带着一种打破行业规则的态度在行事,牛博网和锤子科技做的不能说不好,但结果上确实都消失了。

没有人跟钱过不去,罗永浩尤其对钱感兴趣,也对钱更敏感。所谓的打破规则,可能是认为这样做能挣更大的钱。

如果时间逆转,有太多的方法可以让罗永浩在当时既保持自己的态度,也能避开各种问题和困难,走到更辉煌的程度。他的初衷或许没错,但想既打破规则还成功,确实太难了。活在当下的我们生活的每一秒都像是摸着石头过河,更别说创业是在商业的激流中摸着石头过河。

这次直播带货,能看出罗永浩从宣发阶段就开始遵循“玩法”了。

先立人设。首先是“初代网红”和“带货一哥”的口号喊出,打响了战役的第一炮,说明罗永浩直播带货是根红苗正的。之后,“霸道总裁”和“王者归来”表现出进攻的强势,人们爱看也爱讨论。

再拍抖音范视频。“精神小伙”、“你有什么可豪横的”都是抖音上流行的模板,与其他抖音网红互动也是抖音常见的套路。

哪怕首播成交额1.1亿的成绩已经足够亮眼,现在讨论罗永浩能不能成为带货一哥还为时过早。至少守规矩的罗永浩,少了些乖张,多了些和气,毕竟和气生财。

罗永浩与抖音交了个朋友

直播带货不容易

罗永浩直播带货可以说是把自己的兴趣变成了职业。之前,罗永浩就喜欢推荐一些书籍或是一些有趣的小产品,每每也能达到让冷门的产品卖断货的景象。

作为职业,罗永浩推荐的货必须要能经得起“比货”,从价格到质量,一旦出现偏差,人们对其的信任感会大幅下降。

在直播的进行过程中,什么值得买就推出了“低过老罗”的话题。话题本身的噱头大过实用性,很多标注的价格比老罗价低,但略低一两块钱或是有额外购买门槛的行为确实有些碰瓷的嫌疑。

罗永浩与抖音交了个朋友

顾客在直播购买过程中降低的比货意识,会在购买过后爆发,情绪的反弹会比购买前还强烈,比一比自己买的是不是最低价,如果不是,那下次就不在你这买了。一次性生意对于其他主播来说或许并不致命,谁都想挣快钱。对罗永浩来说不一样,直播带货不仅是他自救的法门,也是迈向未来的一块跳板。

为了表示从零开始的决心以及为了达到节目效果,直播最后老罗用推销的剃须刀挂掉了自己的胡子。哪怕整场直播失误频出也略显尴尬,至少罗永浩是豁出去了。

罗永浩身上有一种“干就完了,完了再干”的精神,并不值得他人学习,但至少并不消极。从产品清单中大量存在的小米生态链产品也能看出,这次准备的时间并不充裕,没有办法筛选出更多可靠低价的产品,只能用一些相对靠谱的产品来充数。哪怕是对抖音、对直播带货行业、对自己都至关重要的这次直播,都是出于一种“干就完了”的状态,可能也只有罗永浩做的出这种事,且不会收到太多负面。

罗永浩现在计划一周一更,未来逐步做到一周2-3更,直到日更。这对他的团队、对供应链的把控以及他自己的直播风格都是更大的考验。第一次可以理解万岁,之后观众就不太好接受了。

结语

罗永浩这次直播,最大的赢家是抖音。售卖的23件商品中,14件是通过抖音小店交易,这不仅打响了抖音电商平台的名声,也带来了平台交易额的大幅上涨。老罗与字节跳动的缘分更深了一层。

罗永浩在微博表示过还会回到手机行业。如果他所描述的那些理想还算数,习惯折腾的他在完成自救之后或许更值得期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
广告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9324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