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 虚拟制片实践指南-第一册(第一章 介绍)

虚拟制片实践指南-第一册(第一章 介绍)

本文选自Noah Kadner编写Epic Games提供《虚拟制片实践指南》第一章 介绍实时革命的缘起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第一集》)、史蒂文 · 斯皮尔伯格(《AI》)、彼得·杰克逊(《指环王》)、罗伯特·泽米吉斯(《极地快车》)和詹姆斯·卡梅隆(《阿凡达》)等导演都曾采用过实时渲染增强的虚拟制片。2009年,来自ASC、ADG、PGA、ICG和VES的成员成立了虚拟制片委员会。 该委员会分享有关在影视项目中利用虚拟制片的案例研究,并率先制定了该领域内的许多定义。 本实践指南建立在委员会的工作以及实时计算机图形学最新成果的基础上。这些新成果大大降低了虚拟制片的门槛。

本文选自Noah Kadner编写Epic Games提供《虚拟制片实践指南》

虚拟制片实践指南-第一册(第一章 介绍)

第一章 介绍

实时革命的缘起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第一集》)、史蒂文 · 斯皮尔伯格(《AI》)、彼得·杰克逊(《指环王》)、罗伯特·泽米吉斯(《极地快车》)和詹姆斯·卡梅隆(《阿凡达》)等导演都曾采用过实时渲染增强的虚拟制片。2009年,来自ASC、ADG、PGA、ICG和VES的成员成立了虚拟制片委员会。 该委员会分享有关在影视项目中利用虚拟制片的案例研究,并率先制定了该领域内的许多定义。 本实践指南建立在委员会的工作以及实时计算机图形学最新成果的基础上。这些新成果大大降低了虚拟制片的门槛。

在前期制作中花费的每一个小时,都能为你在“制作阶段节省两个小时。Zach Alexander

本指南适合的对象?

我们设计的《虚拟制片实践指南》适合任何对虚拟制片(VP)技术感兴趣或者已经使用该技术制作项目的人士。这里的“我们”特指Epic Games团队,也就是虚幻引擎的创造者。 而你可能是一位希望使用LED墙技术设计并拍摄实时镜头内视觉特效的电影摄影师。或者你可能是一位制片人,希望借助实时可视化技术来最大化现场拍摄效率或将其作为高难度外景拍摄的替代方案。你也可能是一位场务,希望学习如何使用配有光学编码器的摄影车设备来拍摄场景内的虚拟人物。 或许你是一名导演,即将拍摄一部采用表演捕捉动画的电视剧。或者你是一名特技人员,想了解特技视效如何能让你的特技表演更加精彩和安全。也许你是一位独立电影制作人,正计划拍摄一部长片,并且想知道虚拟制片如何用低预算完成该长片的制作。或者你可能是一位视效预览美术师,希望为虚拟外景场地业务开发实时资源。 我们能满足你们所有的这些想法,而且还不止于此。在这本指南中,你将了解虚拟制片是如何工作的,了解哪些项目已经使用了它,了解它如何显著提升项目的视觉质量,如何提升制作过程中的协作水平和制作人的自主权。你还可以找到有关不同虚拟制片类型的深入描述,并且直接倾听使用这些技术的艺术家的想法。 回顾过去,颠覆性的技术变革改变并拓展了电影制作的发展轨迹。这些变革包括有声电影、彩色底片、光学合成、运动控制、数字合成、动作捕捉、虚拟现实和计算机图像。我们坚信虚拟制片是另一种颠覆行业规则的变革。我们十分渴望将我们所了解的这个快速变革的虚拟制片世界与你分享,并且期待你能加入我们的社区。 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展开全文

虚拟制片的定义

虚拟制片是一个宽泛的术语,指一系列计算机辅助制片和可视化电影制作方法。首先来看一些虚拟制片的常见定义。根据维塔数码团队的定义,“虚拟制片是现实和数字世界交融的区域。”盟图 (MPC)进一步完善了这个定义的技术细节:“虚拟制片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与CGI和游戏引擎技术相结合,使制作人员能够看到场景在他们面前展开,仿佛这些场景就是在实景合成和拍摄的。”

虚拟制片还类似于并行处理。它消除了实时制作和视觉特效之间的障碍,使它们可以同时进行而不是先后进行。” Kevin Baillie

由电影制作人驱动的工作流

我们就这本指南采访了许多电影制作人和开发人员,这些人对虚拟制片有着深刻的见解。以下是他们谈到的一些虚拟制片的好处。 Epic Games的Juan Gomez对其给出了简洁明了的定义:“所见即所得。”Lux MaChina的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Zach Alexander将虚拟制片视效预览技术的切实好处概括如下:“在前期制作中花费的每一小时,都能在为你在制作阶段节省两个小时。” 最后,虚拟制片工作室Happy Forum的创始人Felix Jorge和Method Studio的创意总监兼特效高级主管Kevin Baillie从软件开发的角度谈及了它的好处。Jorge通过观察总结道:“虚拟制片就像使用敏捷方法制作电影一样。”Baillie补充道:“虚拟制片还类似于并行处理。它消除了动画制作和视觉特效之间的障碍,使它们可以同时进行而不是分开进行。”

难题及其解决方案

传统大规模制作存在的问题

迭代是指在连续尝试中不断改善以达到期望结果。传统制片中,迭代过程常用于寻找共同的起点,而不是用于改善经商定的共有愿景。传统制片就像是学习如何演奏一种你听不见的乐器——如果你在找准了音符并敲击了两周后才听到音乐旋律,那你就无法快速掌握要领。实时创作中的反馈循环也是如此。

对于电影制作人来说,问题在于其本身的不确定性。例如,电影摄影师需要猜测哪种灯光颜色最匹配某个看不见的绿幕元素,或者导演完全不知道电影高潮部分生物呈现出来的样子。这种令人感到割裂的过程会一直持续并且无法解决,直到所有镜头最终拍摄完成。在制作过程中,由于视觉割裂,所有与制作相关的专业知识可能无法得到充分利用。所有的拍摄会在后期制作中敲定:理想的情况是花费高昂的制作费用,完成一些主要的迭代修改;而在最坏的情况下,由于截止日期限制,根本无法进行迭代修改。

在剪辑师为处于制作阶段的视效特效片段剪切镜头和计时的过程中,也存在着不确定性。为场景剪辑出最终片段的过程往往非常耗时,前期制作包括替换临时或丢失镜头、添加配乐、修正颜色等。考虑到片段元素较多,要实现镜头间的连续性和流畅性十分具有挑战性。因此,剪辑师在为场景剪辑最终片段过程中将面临诸多困难。其结果通常就是电影发行时在创意上做了某种程度的妥协。

虚拟制片实践指南-第一册(第一章 介绍)

虚拟制片:

•促进制片过程更加迭代化、协作化和非线性。

•促使电影制作人(包括部门主管)能够以协作方式对视觉细节进行实时迭代。

•意味着迭代过程在制片早期便开始。

•从制片最初即可制作出高质量画面。

•让资源能够相互兼容,从视效预览到最终输出过程中均可使用。

如何通过虚拟制片解决该问题

与传统制片技术相比,虚拟制片促使制片过程更为迭代化、协作化和非线性。它使电影制作人(包括部门主管)以协作方式快速对视觉细节进行实时迭代,而不是将所有决定推迟到后期阶段。迭代过程在制片早期便开始。有了实时引擎,制片初期即可生成高质量图像。不同团队创建的资源会彼此兼容。资源不仅交叉兼容,而且从视效预览到最终输出阶段均可用。

对电影制作人而言,传统前期制作和视觉特效制作往往具有不确定性,如今制作出的图像更加接近最终效果,因此这种不确定性也就不复存在。由于这种高质量图像是通过实时引擎生成的,所以迭代和测试过程变得更加简单、廉价和快速。整个过程会涉及到更多的沟通和协作。前期制作和主要的拍摄工作可从整体上有组织地实施。电影制作人和部门负责人可对当前发现做出响应。当整个团队都在场时,可提前对制作过程中有关镜头和片段的创意进行决策,而不是拖到后期制作——此时制作人员早已解散。

在剪辑过程中,虚拟制片可提供更接近最终效果的临时图像,避免出现缺失镜头或未完成镜头,从而减少不确定性。如果采用镜头内、LED墙视觉特效取代此前在绿幕前拍摄的画面,则剪辑师就会参考更多内容。剪辑师能够剪辑出带有关键视觉特效的镜头和片段,就像剪辑传统非特效场景那样。剪辑师在主要拍摄工作期间进行剪辑后,剧组就可以立即拍摄短镜头,或者在拍摄过程中进行调整,从而避免在主要拍摄结束后很久才发现问题,减少或避免不必要的拍摄行程。此外,虚拟制片使场景中镜头间更加连续流畅,运作更卓越。最终场景剪辑可更快完成并且易于协作。

通过实时引擎创建视效预览图像会带来额外的好处。片段可在极高图像质量下快速更新并输出。因此,更多团队成员可在制作过程中提前分享最终内容的愿景。场景构建规格更加严格,且更接近制作人的预期;特技和特效可提前准备,并且以更安全的方式执行;与视觉特效的整合则能够以视觉动态化的方式高效完成。

实时引擎的物理效果在这个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当然,可通过3D动画软件创建更为传统的视效预览,但只要涉及现实物理效果,这类动画必须进行预先计算,它无法像采用实时引擎时那样即时更改。视效预览和视觉特效团队也可以直接开展合作,将共享资源和统一的制作流程纳入统一框架,因为实时资源和最终特效画面可以使用相同的基础模型。

虚拟制片实践指南-第一册(第一章 介绍)

由于效率和图像质量的提高,最终产生涓滴效应,即制作过程变得更趋人性化,同时缩短了制作行程。通过利用虚拟制片技术与实时引擎,网络剧、流媒体制作和独立公司均可制作出具有卓越质量的图像,并且制作范围显著扩大。实时引擎有望消除制作过程中的诸多障碍,例如较高的预算、进度延迟和开发时间较长,确保小规模制片团队制作出与卖座大片相媲美的画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tech/shouji/2707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