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除了周子陽之外,喜欢将创作视角对准家乡的导演不在少数。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除了周子陽之外,喜欢将创作视角对准家乡的导演不在少数。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导演们的故乡情结,总在有意或无意之间,渗透在梦幻迷人的光影里头。

展开全文

01 回到家乡

2013年,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建成后,因为蓄水而形成的人工湖——乌海湖,从此成为了茫茫戈壁滩上一颗独特的“明珠”。乌海湖周边蔓延着无边无际的沙漠,再远些就是有名的甘德尔山。山顶有座威风凛凛的成吉思汗像,底下又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城市。城市里横亘着一条“泾渭分明”的河流,河水一半是清的,一半是黄的。周子陽说,“这里能让人有种超现实的魔幻感,非常有戏剧化。”

他正是在这里找到了创作的支点。湖泊、沙漠、陡崖、戈壁……乌海充满魔幻色彩的风景,都被周子陽构建成为电影里极具视觉冲击的画面。

用周子陽的话来说,“乌海”背后的深意不止一座城市,它象征着人的欲望,“人心即是欲望,欲望即使《乌海》。”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周子陽用《乌海》呈现了一个源于自己身边的故事。而他上一部电影《老兽》,同样取材于家乡鄂尔多斯一宗子女绑架老父亲的真实案例。

导演坦言,他想通过笔下的老杨,以及这部电影,来提醒和告诫大家,“《老兽》的故事虽然发生在鄂尔多斯,但其实全国都存在(这种状况)。如果不改变这种,其他地方或许会发生更多问题。”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不止周子陽,很多导演都有故乡情结。他们往往不止于展现家乡风光,更加重要的是,他们想透过光影,表现能够代表家乡的人群、或者沉淀于故人身上的风貌与底蕴。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路边野餐》英文译名为Kaili Blues,意为凯里蓝调,处处洋溢着导演的故乡情怀。影片用一个个长镜头串起青山绿水、云雾氤氲,同时配合奇幻的表达方式以及地域色彩浓重的贵州方言,便将一份独属于贵州地带的风情展露无遗,一部贴着贵州电影的标签的作品就此诞生。毕赣说,夹杂着对世界的浮想,这就是他将自己认识的家乡都融进电影的表达。

电影中,晃动的车厢、幽深的街道,迷幻的梦境,无不萦绕着这座小城的魅力。令人意外的是,随着《地球最后的夜晚》凭借“跨年一吻”彻底走红,取景地凯里也慢慢走进大众视野,成为让人向往的旅游胜地。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同样是来自贵州的导演,饶晓志则更多把对家乡的感情以荒诞喜剧的形式呈现。

跟大多数小镇青年一样,饶晓志在家乡度过了自己的年少时光。彼时,他总觉得小镇对理想是一种羁绊、认为故乡装不下自己的大计。但后来渐渐长大,走南闯北之后的饶晓志才发现,刻在自己骨子深处的东西,都跟家乡的人和事有关。

所以他又回到了家乡,倾尽全力拍了《无名之辈》。

“电影里的每个人我都认识”,饶晓志表示,戏里的很多角色都曾出现在他从贵州小镇到县城、省城,再到离开家乡前往北京漂泊的路上。就如影片的取景地贵州都匀的山地与河流影响着城市形态一样,这些家乡亲朋对于他的影响,同样潜移默化,深远悠长。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于江西而言,最具代表性的群体之一,莫过于数以万计外出打工的劳动力,以及因此造成的大量“无人看管”的留守儿童。于是,易寒前后两部作品的镜头都颇具关怀性地对准了他们。

黄四毛原型其实是易寒的堂侄,一个因怕混得不好而不敢回家的打工人。怕被人瞧不起,是他不敢展露于外的自卑心态。而留守少年易水生,因为父母不在身边,性格也变得懦弱胆小,常常被同学欺负。

导演透过对这两个乡村典型群体的观察与捕捉,让“同病相怜”的他们相遇相知,再搭配地道的方言以及秀美的风光,便构成了一部凝聚江西底层百态,献给家乡人民的走心之作。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不难发现,回到家乡的导演们,颇为热衷将自己的故乡情结,凝结在作品的点滴之中。

02 走出家乡

导演将故乡情结融入光影之中,不仅可以让更多观众看到独属于这座城市的风情,更可以让大众感受到作品之外的人文魅力。当影片随着导演走向影展,走向国际,这份藏匿于他们故乡的美好,也随之迈向了更广阔的世界。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在此之前,《好莱坞报道》给周子陽这部处女作《老兽》的评价是,“描绘了一个沉闷人物的迷人肖像,以及他在城市中迷失方向的生活。”外媒形容《老兽》,突破了新与旧的界限,展现出发展中城市一个又一个的兴衰与循环。

这意味着,回到家乡创作的导演,又将这些装载满满乡情的作品,推向了远方。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谈及以电影“推广”家乡的代表,“汾阳小子”贾樟柯绝对算得上倾尽心力。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植根于山西、取景于山西,甚至以山西方言来作为对白语言,贾樟柯的影片,将他眼中这个“骑自行车5分钟就能穿城而过”的小地方展现得淋漓尽致。然后,这些刻有家乡烙印的镜头,也随着他奔向柏林、戛纳和威尼斯影展的征程中为世界观众所认知、所惊艳、所赞美。

原创             周子陽《乌海》再拍家乡 导演们在电影中重回故土

贾樟柯常说,“只有离开故乡,才能获得故乡。”大概意思是,只有离开家乡,才更懂得家的意义。

而回过头来看,所谓导演们的故乡情结,归根到底,不过是闯荡在外的他们,在心底眷恋的乡情驱使下,再度投身于生长之地的创作情怀。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物,这种熟悉的创作情怀,最终也成为了他们升华作品的强大动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travel/1375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