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鱿鱼游戏、螃蟹游戏,或者是大虾游戏——怎样都好。 文:Naglfar  “最近关于《鱿鱼游戏》的新闻也太多了。”

鱿鱼游戏、螃蟹游戏,或者是大虾游戏——怎样都好。

文:Naglfar

“最近关于《鱿鱼游戏》的新闻也太多了。”

我想许多人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在这部话题性的韩剧播出之后,你能看到的任何地方似乎都充斥着粉色和深绿色,以及圆形、三角形和方形。当然,剧集本身是精彩的——不过在我看来,似乎远远没有精彩到这个程度。

0

在所有的“鱿鱼游戏游戏”中,《螃蟹游戏》(Crab Game)显然是最成功的一个。自10月29日上架Steam以来,《螃蟹游戏》得到了大量玩家的支持和好评。根据SteamDB的数据显示,这款游戏在7日热销榜上高居第二(虽然游戏本身免费),仅次于万众期待的《帝国时代4》。在Twitch,相关直播的观看人数也居高不下,在主播的推波助澜下,《螃蟹游戏》本身也在一个更小的范围内成为了一种现象。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那么,具体来说,《螃蟹游戏》是一款怎样的游戏呢?

事实上,《螃蟹游戏》包含近30张地图和9种游戏模式,对应剧集中的各种生存游戏。这些从孩童游戏中脱胎的小游戏规则简单、上手容易,基本没有什么门槛。配合一些简单的引导,玩家很容易明白自己在关卡中应该做什么——不论是“动了就会去世”的123木头人,还是“拿在手里就会爆炸”的另类击鼓传花,都在游戏中得到了良好的复现。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虽然《螃蟹游戏》的建模比较粗糙,但和其他同类(或者说同性质)游戏相比,它至少处于一种统一的美术风格之下,让人在游玩的时候不会产生不适之感。相对认真制作的骨骼和布娃娃也让游戏看上去完整而可玩。不过它如此受欢迎的关键,还是其他“鱿鱼游戏游戏”没有做的多人模式。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在《螃蟹游戏》中,玩家可以选择创建游戏房间或是寻找他人的游戏。在和天南地北的陌生人进入到起始房间(剧集中主角第一次醒来的房间)、聚集到足够的人数之后,按下房间中央的大红按钮就可以开始这一局比赛。另外,游戏内置了语音系统。很容易想象这种设定会导致怎样的场景——曾经席卷全球的《PUBG》中的“素质广场”还历历在目,而事实上,实时的语音交流与《螃蟹游戏》肢体接触更多、人物距离更短的游戏内容产生了更加优秀的化学反应。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和朋友一起加入一场你死我活的大逃杀,又或者和遥远的陌生人展开一场激斗——在可以说是简陋的场景中,语言、语气甚至是呼吸都成为了场景营造的一部分;而这种“与人斗”的紧张感正是《鱿鱼游戏》这样的故事最吸引人的内核。当然,角色的死亡和人类的死亡并不能一概而论——人们在害死其他玩家或是自己失足坠落的时候哈哈大笑,并不会产生什么心理负担。

尽管如此,如果以一款合格的商业作品的标准来看待《螃蟹游戏》,那么它显然并不精细,也没有那么好玩——也无怪一些媒体从此得出了“一部分社交游戏正在以牺牲游戏品质而换取快速迭代的机会”的结论。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当然,社交游戏大行其道确实是近几年发生的事情。从大红大紫的《糖豆人》到《Among us!》、“雪山人狼”,包括《胡闹厨房》和《双人成行》,借助直播平台的大流量以及人们越来越多的从“希望看到主播的反应”到“希望看到主播之间互动”的需求(当然这种需求从某种程度上也来自VTuber文化的兴起),这类曾经被定义为“客厅游戏”的社交趋向游戏成为了观众消费主播社交关系的最好媒介,在某种层面上取代以《底特律:变人》和《隐形守护者》为代表的视觉小说成为了新时代的宠儿。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但《螃蟹游戏》似乎并不需要“快速迭代”。事实上,这款免费游戏出自Youtube知名博主Dani之手。这位博主在油管拥有290万粉丝,而他大部分视频的主要内容就是“做游戏”,尤其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做游戏。此君在过去的视频中曾经做过山寨版《糖豆人》,也做过3D版的《Among us!》——当然,由于版权问题,这些游戏都没有登上Steam,仅仅是他的自娱自乐。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0

而《螃蟹游戏》也正是这种性质的产品。在他的视频中,Dani明确地说出了他做这款游戏的动机:

“让我来蹭个热度,我要做个鱿鱼游戏游戏。”

“但是这波愚蠢的热度正在快速消亡,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完成。”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他用诙谐的语气描述了《螃蟹游戏》诞生的全过程。从取名、构思到建模、绑定骨骼,甚至是制作LOGO、录制Steam商店页面短视频和撰写无厘头的游戏简介,Dani在每一个环节都想方设法地搞出了许多节目效果。他花了两个星期做完了这个游戏,然后开始剪辑视频。这个视频获得了350万播放量,远低于他一年前制作的“3D宇宙人狼”。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我想,《螃蟹游戏》在Steam上的巨大成功是也许是他始料未及的。

就在昨天,Dani连续发了3条推特,说明了游戏使用了快捷却没有保密性的服务器:“我认为主播应该暂时停止直播《螃蟹游戏》直到我解决这个问题(把游戏换到新的服务器),它很可能会泄露你的IP地址,从而遭致可能的DDOS攻击。”

许多评论者指出,他们几乎从未见过Dani如此严肃的样子。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是的,《螃蟹游戏》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商业作品——它仅仅是一位网红播主新视频的素材,而从最开始的预期中,游戏“变现”(说实话,我对这个词有一种莫名的抵触)的途径不是Steam商店,而是Youtube收益。

可以看到,Dani目前的工作重心似乎在他还未发布的原创游戏《KARLSON》上。然而,在《鱿鱼游戏》热度的尾巴上,原本打算“蹭个热度”的Dani出乎意料地用《螃蟹游戏》开始了全新的风潮。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很难说这股风潮对游戏制作者的影响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从主观上来说,Dani原本并不想做一个真正的游戏;从客观上说,《螃蟹游戏》的爆火确实成为了“牺牲游戏品质而换取快速迭代的机会”的佐证。蹭上热门文娱产品的热度、做好社交内容,然后用低成本套上一个游戏的形式——这条路被Dani无意间打开,全新的商机和必然的劣化也许从这一天就已经开始了。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快乐”也许是游戏最原本的追求。在Dani的视频下面,有一则评论是这样说的:“谢谢你,是你的游戏让我的朋友们再次聚到了一起。”

花两周时间,他做了一个登顶Steam热销榜的游戏

跳脱出电子游戏的评判框架,这种纯粹的快乐是无价的。在这个越来越冷漠的世界里,和朋友们一起没心没肺地大笑总是无比珍贵的体验。就像儿时总是玩不腻的123木头人一样,成年人在某些时候也需要一些童心。

很多时候,也许只要能够带来这种体验,不论是鱿鱼游戏、螃蟹游戏,或者是大虾游戏——怎样都好。

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看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sv0.com/uncategorized/1665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